苏云寻到花狐等人,过了不久,李牧歌寻来,这个少年灵士先前还很是热络,现在居然变得有些生分和拘谨了,很是客气的请他们上楼。

        苏云和花狐心中纳闷,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不是被人魔附身了?”

        花狐向苏云悄声道:“全村吃饭应该也到了城里了。”

        苏云心中凛然:“二哥别瞎说。这里是朔方城外围,全村吃饭要去也是去内围,那里人更多。”

        花狐小声道:“咱们刚进城,朔方便下雪,说不定人魔一直在咱们身边。”

        苏云心里也毛毛的,好在那几个僧人也走了过来,面色和善的冲着他们微笑。

        苏云回报以微笑,几个僧人也走入囿楼中,显然也住在这里。李牧歌小声道:“这几位大师,是我们文昌学宫的先生。”

        苏云惊讶:“文昌学宫是寺庙?”

        李牧歌摇头:“儒释道是显学,基本上每个学和校都有。”

        囿楼很是破败,里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上楼的途中苏云他们便在狭窄的楼道里遇到了几个道人和儒士,还有几人面相凶恶,看起来便不像是好人。

        甚至他们还遇到一个矿工,是个豹子头的妖怪,应该是刚才趁乱逃入这里的,因为受了惊吓,忘记自己被吓出了原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苏云进入李牧歌的房间,李牧歌从桌台上的小盒子里取出一小块劫灰,只有指甲盖大小,点燃了放在灯罩里。

        只见那劫灰在灯罩中缓缓漂浮起来,光芒耀眼,将房间照亮。

        “这一小块劫灰,便可以照亮整晚,到了第二天早上燃尽便会化作灰烬落下来。”

        李牧歌有些不好意思,道:“住在这里最方便的地方,就是劫灰不花钱,没有了便去劫灰厂的路边捡一些回来。”

        苏云啧啧称奇,他也捡了些劫灰,是劫灰怪的血肉所化,只是形态上好像与李牧歌捡来的劫灰并不一样。

        他取出劫灰怪血肉所化的劫灰,小心翼翼的捏出一小块,把其他的收起来,与李牧歌的劫灰对比。

        只见劫灰怪血肉所化的劫灰是菱形的,上下尖尖,像是黑暗晶体。

        而李牧歌捡来的劫灰则没有这种特性。

        李牧歌也是少年,有着好奇的天性,凑过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劫灰怪所化的劫灰。要不,咱们直接点燃一块,看看有多亮?”

        苏云点头。

        李牧歌取来火种,凑到那块菱形劫灰前。

        轰!

        囿楼剧烈震动,第九层的一个房间火光大作,琉璃窗连同窗棂一起飞出,整个楼道所有门户被气浪硬生生顶开!

        不久之后,李牧歌和苏云、花狐、青丘月等人站在囿楼下的官道边,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头发也被烧焦了,身上背着自己大大小小的包袱。

        忽然,楼上又有一个包袱扔了下来,砸在他们脚边。

        “文昌学宫的小兔崽子,不要让老子再遇到你!”

        囿楼的主人半个身子探出窗户,冲他们破口大骂:“租给别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