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仙人如惊弓之鸟,不由分说拔剑,这口新炼制的仙剑显然不如镇压北冕长城下大千世界的那口仙剑,但祭剑人是他,那么这口剑便是最犀利的剑!

  他眼中孕生劫运,那是雷池中蕴藏的无数生灵的劫运形成的积雷,化作祭剑的能量!

  他曾借苏云之手,试图献祭了仙帝尸妖,来达成自己的野心,没想到此时前朝仙帝就在苏云的身后!

  这给他的震撼不可谓不大!

  武仙人面色苍白,眼神惊恐,就在他不假思索祭剑之时,心中懊悔万分:“陛下一定是来找我报仇的,可恨我这一身抱负未曾施展,便要葬身在此……”

  他在刹那间回忆起自己此生种种,先是在前朝为官,明明有大能为,却不被重用,只得了个镇守北冕长城的差事。

  他忿不过,这才在新朝仙帝的威逼利诱下叛变,助那人推翻了邪帝,建立了而今的仙廷。

  他的确也瓜分到了更大的利益,整个雷池都落入他的手中,被他炼化,让他得以掌握天下人的劫运。

  但却没想到新朝居然不容忍他,趁着庆功宴的当儿,将他擒拿镇压,换了个假武仙镇守北冕长城!

  而他,则被镇压在悬棺禁地,落入万化焚仙炉之中,被用来给新帝炼剑!

  这短短瞬间,他便回顾自己一生,万念俱灰,而仙剑也在他的催动下向苏云和帝心斩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放手一搏!

  苏云眼前一片雪白,只剩下越来越大的剑尖。

  武仙人的剑意贯长空,已经将他的视野塞满,让他看不到其他东西,这是达到仙的层次的仙剑道,也是苏云的剑道启蒙!

  苏云在幼年时便是因为看到这一剑而变成了瞎子,也是因为参悟这一剑而领悟出仙剑斩妖龙这一招仙术,他更是一直在寻找破解这一剑的功法神通。

  不过在他踏入征圣境界之后,他再看武仙人的仙剑,便已经不再那么神秘,不再那么不可匹敌。

  他最低有四种印法一种剑法一种指法,可以破去武仙人的仙剑!

  苏云不假思索,施展出帝剑剑道,一道剑光飞出,抵住武仙人的剑,将武仙人近乎无敌的剑意摧枯拉朽般破去!

  然而下一刻,武仙人恐怖无比的力量碾压下来,苏云顿时感觉到在力量上难以衡量的差距,连忙道:“武仙人,这位是帝心。”

  武仙人闻言,急忙收剑,那口仙剑来到苏云的眉心前,而剑身被帝心夹住。

  “帝心……”

  武仙人开口,还打算保留点体面,然而一说话嗓音便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显然刚才被吓得不轻,连临死前回光返照映照一生这种幻象都出现了,可想而知长着邪帝面目的帝心对他的恐吓力有多大!

  苏云额头也冒出豆大的汗珠,帝心夹着仙剑的指头已经开始流血,显然武仙人这一击的力量不说在帝心之上,也绝对可以与帝心并驾齐驱!

  倘若帝心没有夹住这一剑,那么苏云恐怕也将呜呼哀哉了!

  那口仙剑轻微震动,如同泥鳅从帝心指缝中滑出,飞入剑鞘之中。

  苏云松了口气,打量武仙人,只见武仙人身上穿着猩红的披风,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厚厚衣袍下,甚至连手也带着手套,脸也被帽兜遮住。

  光芒照耀,他的脸显得有些苍白。

  帝心放下手掌,目光奇异的看着武仙人,道:“你的剑很强。”

  武仙人微微一笑,竭力稳住心神:“我一剑支撑起仙廷的长城,百万年不倒,自然很强。”

  “但还不够强。”帝心继续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