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壁前,雷声轰鸣,剑光交织如电,电闪雷鸣间,可见两个身影此起彼落,在雨中争锋!

  只是其中一个身影像是由雨水组成,并非是真正的人,竟像是烙印显形一般!

  宋命和郎云张望,一时间分不清哪个才是苏云,哪个才是剑壁中的烙印。

  突然,其中一个身影胸前血花炸开,被对方一剑刺穿!

  就在那个身影被刺穿的同一时间,一道剑光掠过对面那人的脖颈!

  宋命和郎云紧张到了极点,死死盯着雨中的战斗,不敢有任何放松。

  伴随着最后一声惊雷炸响,那雨水渐渐稀稀落落,变成蒙蒙细雨,天色灰蒙蒙的。

  其中一个身影转身向崖壁走去,走着走着,却突然哗啦一声破碎,化作一滩雨水砸入水汪之中,飞琼碎玉一般。

  此时的天空虽有亮光,但崖壁上却没有映照出仙帝的剑道剑光。

  宋命和郎云急忙向崖壁前看去,只见苏云站在蒙蒙细雨之中一动不动,手中真元所化的宝剑斜斜指向地面。

  突然,苏云转身,向他们走来。

  这时武仙人的声音传来:“苏圣皇,你真的战胜了断崖剑壁?”

  宋命和郎云急忙回头看去,却见武仙人不知何时来到这里,只是他们看得太入神太紧张,而没有察觉。

  “找到了。”

  苏云面带笑容,他的胸前,血晕越来越大,苏云笑道:“我找到了仙帝剑道的破绽。不过,这个破绽,需要拿自己的心来换。”

  他说到这里,后心炸开,一道血箭从伤口中喷出!

  苏云仰面倒下,气若游丝:“仙帝剑道,一剑斩断了我的心脉。我还有救,去请董神王……”

  宋命和郎云连忙上前,将苏云抬走。

  他们快步从武仙人身边经过,武仙人却僵立在那里,眼角肌肉跳了跳,他的仙剑也跳了跳。

  “一个超越我的人,诞生了……”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魔性。

  宋命和郎云抬着苏云快步向仙云居奔去,而在他们身后,劫灰飘扬。

  武仙人强自忍耐,抓住仙剑的手不断颤抖,指节骨骼嗤嗤作响,竟然刺破他的皮肤,变得异常粗大!

  董神王给他换骨,将他一身侵染了劫灰病的骨骼悉数换掉,以造化之术让他骨骼再生,新生的骨骼便没有劫灰病的侵扰。

  武仙人一度以为自己已经痊愈,然而现在,随着他动了魔性,劫灰病竟然卷土重来!

  “我不能!”

  武仙人左手探出,死死抓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嘶声道:“我不能!他与我有救命之恩,道义为先,我不能恩将仇报……不过,有他在,将来我肯定还是剑道第二。而且他的恩情我已经还了,我给了他这么多雷液……”

  “不行,我答应了他要出手挡下帝心伤口中帝剑剑道,还要留在天市垣,保护这里半年……杀了他,也可以做到啊……”

  宋命和郎云抬着苏云,脚步看起来不快,但速度绝对不慢,两人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都没有说话。

  因为地上除了他们和苏云的影子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影子。

  武仙人的影子!

  武仙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飘在他们的身后!

  宋命和郎云故作不察,突然宋命笑道:“小云,苏圣皇参悟出这剑道神通,传授给武仙,武仙便可以破去帝心伤口中的帝剑剑道,对不对?”

  郎云顿时醒悟,道:“是啊,我原本担心武仙接不下帝剑剑道,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有了苏圣皇这一招剑道,武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