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老板咬牙切齿说,什么本钱,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的。

    秦书凯似乎根本就没把苟老板的话放在眼里,他摇头说,不必多说,我还是那句话,走出普安,走出江南省,那么大家都安心。

    苟老板说,那是不现实的。

    秦书凯于是把桌上的小木盒轻轻的往前推了一下说,苟老板,就凭着这木盒里的东西,你看能不能让你做出决定,下决心离开此地呢?

    苟老板有些疑惑的上前一步,走到秦书凯的办公桌前,伸手拿起小木盒,打开来一看,脸色不由大变,差点从嘴里叫出声来。

    小木盒里装着的竟然是一个女人的手指头,尽管因为上面有些血污,这手指头也有些变形了,可是手指头上带着的宝石戒指,不正是自己的包的二啊奶戴在手上的那枚宝石戒指。

    那可是二啊奶当时生儿子的时候,苟老板花了10多万从国外买回来的,自己的二啊奶一直很珍视戴在手上,现在的情况,那就是自己的儿子,二啊奶,老婆,女儿都在他秦书凯的手里,自己二啊奶的手指还被他给弄了下来。

    苟老板指着盒子,惊愕的说,秦书凯,你......

    秦书凯见苟老板紧紧的盯着那根断指,轻轻的把木盒盖子盖起来,语气和缓的说,苟老板,我了解你的心情,稍安勿躁,我相信苟老板是个明白人,知道事情的轻重。

    苟老板恨恨的说,秦书凯,我不会放过你。

    秦书凯不屑的说,你有那个实力吗?我倒是不着急,很想看看你能怎么对付我,反正你的老婆孩子都在我手里攥着,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每天从他们身上弄点贵重的东西送给你,今天是你小老婆的手指头,明天说不定就是你小儿子的手指头,苟老板喜欢收礼物,我倒是可以一直送的。

    苟老板听了这话,几乎五内俱焚的感觉,他没想到,秦书凯竟然用这样的手段对待自己的老婆孩子,此人简直就是魔鬼,根本就不是常人,以前一直认为官场的人是恶,但也不过是唬弄老百姓,唬弄上面的人,就是为了弄点钱,现在看来这个秦书凯为了钱,杀人都可以做。

    苟老板充满了血丝的两只眼睛,恨恨的盯着秦书凯说道,秦书凯,你不是人,你这个畜生,你也有老婆孩子,我儿子才不到两岁,你要是敢动他一个手指头,我发誓灭你全家。

    秦书凯冷冷的哼了一声说,苟老板,再跟说说话用这种口气,你就给我立即滚蛋,如果不是我早已做好了准备,这个时候,我的老婆孩子是不是已经落到了你的手里?你会怎么对待我的老婆孩子?咱们都是一类人,要说谁是畜生,还真是说不清楚呢?

    苟老板猛然感觉到眼前的秦书凯是那么的可怕,尽管他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也接触过不少黑社会的势力,可是像秦书凯这样做事果断,并且心肠歹毒的人,他却是头一回碰到,比黑社会还要黑,说到底,不过是为了钱的事情,他竟然对自己的小老婆下此毒手,这个人真疯了。

    苟老板迅疾在脑袋里思索了一会说,秦书凯,我限你马上打电话把我的老婆孩子放了,我要听到他们的电话,否则的话,我立即打电话报警,看看你这个混蛋主任能够大过法律。

    一听说苟老板要报警,秦书凯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苟老板见秦书凯一副嚣张的模样,忍不住喝止道,你笑什么?就算是警察来了,我苟某人的确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可是你秦书凯绑架人质,并作出伤天害理的行为,我倒是要看看,咱们两人的罪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