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zhb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倾浛和段无离:“……”

    段无离轻咳:“和好了。”

    云倾浛学着根生的声音道:“对,他跪下喊了老子一声爹,老子就不和他计较了!”

    段无离猛咳,瞪直了眼看向云倾浛。

    那人听到后也目瞪口呆,对段无离竖起大拇指:“哇,狗剩,你真是能伸能屈,明明是根生的错你还这么道歉?”

    段无离:“……”

    云倾浛:“……”

    “对了,狗剩,你去杀一下猪,小姐今日大婚,时候可不早了。”那人招呼段无离。

    云倾浛这才发下,断霞山的山寨内到处都是红绸,看着倒是喜庆。

    段无离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大,大婚?”

    “是啊!那段和虽然是个废人,但是,那张脸倒是长得挺俊。小姐看上了他,是他走了运。”那人道。

    旁边一个山匪笑嘻嘻道:“就是不知道他那身板能不能经得起小姐的折腾了。”

    段无离脸都黑了,看着眼前两个山匪如同看死人。他兄长丰神俊朗,宛若高岭之花,是这些肮脏的山匪能够高攀的?

    云倾浛则是挑了挑眉,眼里浮现出看好戏的意味。

    “你们捧着的是喜服吧?”云倾浛问。

    “是啊,绣娘赶绣好的,一会还得给段公子送去呢。”那人叹了一句:“忙上忙下,可累死老子了。”

    云倾浛眼眸一动,粗着声音道:“那不如我帮你去送吧。”文笔斋

    “好好!不枉老子疯狂暗示,给你,那段家公子在松竹园那边,快去吧,摁着他也得让他把喜服穿上!”那人如释重负,当即就将喜服递到云倾浛手中。

    送喜服,那就能见到兄长。

    “我也去!”段无离惊喜道。

    那人敲了段无离脑袋一下,“狗剩,你还得去杀猪呢!”

    段无离眼中阴冷一闪而过,但,为了大局,决定忍,于是就很幽怨地去杀猪了。

    云倾浛捧着喜服到了松竹园,轻敲了下门,一道灵力飞来将门打开,屋内西窗竹帘前是一个素衣孱弱的年轻公子。

    云倾浛没想到昔日观星台上掐指算星辰的少年,竟会落得如此境地。

    段和正在与自己对弈,等云倾浛进来后,他才挥袖关上门。

    云倾浛将喜服端到他面前,笑眯眯道:“段公子,时候不早了,小姐还等着你去拜堂呢。”

    段和抬起那双漆黑的眸,在看到云倾浛时,幽深的眼中缓缓绽开笑意。他嗓音温凉一如昔日,“等你很久了。”

    “云小神女。”

    云倾浛挑了挑眉。段和的修为倒退了很多,占星术却不知已经达到了何种境界。

    云倾浛放下喜服,抬手间灵光涌动,除去所有的掩饰,露出了原本的面容。蓝裙的少女,仙灵飘逸,绝美倾城。

    看到云倾浛,段和漆黑的眸中似有星光微亮,他笑道:“云小神女风华依旧。”

    云倾浛把玩着棋子,轻蔑嘲笑:“段和公子占星卜命算尽天下,可曾算过自己会落得如今田地?可曾算过今日还需要我相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