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时高洋依旧口中大呼:“汝等鼠辈,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他想自己报仇。

  放出通明施袭念头,脑海掠过,随即放弃。

  白吟袂周身罡气喷涌,骨脉如河,涛声不绝。

  通明上去,不定被他当场掐死。

  初阶宗师与巅峰宗师,看似一个境界,实则战力相去甚远。

  第三式【八极崩】顷刻而出。

  拳力奋勇无匹拳力,先是压缩再压缩,直至微小核点,猝然起爆。

  白骨观想,气走骨脉。

  白吟袂又是巅峰宗师,离法道天相大宗师仅差半步之遥。

  换做旁的宗师猝然相遇无极定杀技,断然气滞血窒数息之久。

  汹涌气流裹挟疯狂拳意。

  若不加阻挡,纵是先天横炼,肉身强绝的白吟袂也要身死当场。

  面皮一红,滚滚气血瞬间暴动。

  右手堪动,挥掌相迎。

  险死一刻,终于用上损耗元气的秘术爆发。

  轰然声中,高洋不退反进,骤然贴近。

  白吟袂大异,这是什么古怪?

  念头刚起,高洋身躯猛然发力,肘肩胯三点汇聚如一。

  白吟袂猝不及防,嘭地倒退十数步。

  面孔涨红,如欲滴血。

  气走骨脉,瘦弱身躯忽而暴涨一半。

  如魔如神。

  高洋不依不饶,仗着金乌血脉敏捷赋予,恰如附身之魅,脚踏八卦,瞬间又到身旁。

  大喊道:“害我宗壁,血泪潸然,追根滥觞,鼠辈兽心……”

  话语抑扬顿挫,手中无极拳道似也受悲愤之激。

  刚猛霸烈,更有股危难舍躯,誓诛恶贼的愤慨激扬。

  片刻工夫,高洋腿足遽速,电虹萦绕。

  以舍我其谁,临危当先豪勇,连出一十八拳。

  白吟袂殊无半点还击,左支右绌,连挡十八下。

  其间稍有差漏,势必横尸当场。

  禁不住惊怒交迸。

  白吟袂寻思,盛丰说得没错,此子果是我教一统南疆大敌。

  高洋每一招都似抛弃防御,且以最擅长的贴身格斗形式。

  近身肉搏,宛似附骨之疽,上下左右,忽崩、忽磨、忽定……

  拳劲多变,诡异难防。

  他自把上古战技扳碎剖析,汲取了上古杀伐之意后,拳道猛进,招式也越发简单。

  比之前世搏杀术,更为干净愈发杀意凛然,气势如虹。

  一十八拳,浪潮海涌,狂浪恣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毫无间隙。

  武道宗师一般均是拉开距离,互施绝招。

  白吟袂生平遇敌无数,猝遇此般不顾生死的近身格斗,也是大不习惯。

  好在枯骨教肉身坚韧,作为宗门耆老,更是其中佼佼。

  眨眼,数十招过。

  高洋招式连贯,层出不穷,攻击如千锤百炼。

  固然不加防御,白吟袂短时间竟找不出可以反击的破绽。

  只能步步后退,用空间换时间。

  念叨着,总有你累得时候,那会便是老夫反制之时。

  ……

  魔相弟子围绕孟韶华,守护阵型站立。

  巨舟溅尘,缓缓落下。

  罗智、王小镇等人也急忙赶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