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哥哥肯定是邻居啊 0018考试来了(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想听宴菁舟跟她瞎扯,班主任恢复黑脸,严肃的问:“解释一下吧,留校自习的原因。”

  宴菁舟狡辩说:“爱学习哪需要什么理由。再说了,有两个这么努力的学生,老师你应该高兴啊。”

  这个理由显然不能说服班主任,宴菁舟没辙,把这个问题扔给梅玉。梅玉回答:“她想要奖学金。”

  宴菁舟瞪大眼睛看着梅玉,她实在不敢相信梅玉会这么实诚。

  然而,这个理由班主任却接受了。他理所当然的样子简直像是说:“除了这个理由,实在很难有别的理由让宴菁舟努力。”

  宴菁舟只能心虚的低下头,厚着脸皮加一句:“老师会帮我的对吧。”

  班主任说:“那你得先考到全班第二名。”

  “这不就等于告诉我不可能吗。”宴菁舟不满的说。她现在是三十名以后,偶尔掉下四十,距离第二名何止差了孙悟空的一个筋斗云。

  班主任忽略宴菁舟,想要跟梅玉说教两句。

  但当她看向梅玉,却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话收回去。在她跟宴菁舟说话的时候,梅玉又拿起了单词本,一点也不像会听他唠叨的样子。

  有一句没一句,想起一句说一句。从餐厅出来已经是快十二点的时间,跟两人说了些什么,他已经基本都忘记了,她两自然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班主任呼口气,更像是哀叹。

  把两人送到宿舍门口,按照流程叮嘱了两句。转身的时候听到两人的致谢。

  走了五六米远,宴菁舟叫他:“老师,偶尔也带师母去浪漫的地方,不然感情会蒙尘的。”

  听到两人嘻嘻哈哈往宿舍跑的声音,班主任懒得回头。作为试点教育示范学校,这里的学生思想都很自由。

  老师们虽然不赞成学生早恋,但校规上并没有明确禁止早恋的条例。部分问题儿童就抓住了这个漏洞。

  这时候老师能做的就是通知家长,但也有家长认为早恋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宴菁舟的家长就是这样,之前她母亲出席家长会的时候没有明确反对,后来她的哥哥则说出了:“给予她法律给予的所有权利。”

  接下来的几天,宴菁舟和梅玉依旧刻苦努力。直到迎来期中考试。

  星期四,早上六点不到宴菁舟就起床了。早上考语文,古文她还没有完全背熟,想要在考试之前再读几遍。

  拿起课本,翻开《将进酒》,读了不到一半就差点睡着。

  她决定先洗把脸,让头脑清醒一些。

  穿好鞋子习惯的往上铺看,梅玉应该刚睡下不久。她是趴着睡的,脸压在没做完的卷子上,手里还拿着笔。卷子上有两条歪歪扭扭的笔迹,一直延伸到床单上。

  这样的笔迹或深或浅,梅玉的床单上有很多,都是做题中途睡着了留下的。

  宴菁舟洗了脸赶紧钻进被窝,心里抱怨为什么不给宿舍装空调,以至于天冷的时候看书做作业都只能躲在被窝里。

  大概八点半,梅玉和宴菁舟在食堂买了豆浆和馒头,一边吃一边往考场去。

  因为期中考试关系奖学金,所以校方和学生都很重视:

  各班学生打乱后随机分配,单人单座,不准携带任何与考试五官的东西进入考场。

  有望竞争的学生也都铆足了劲,虽然距离开考只有不到二十分钟,但考场前面还是有很多争分夺秒背书的人。

  宴菁舟跟梅玉抱怨:“不是说给予学生充分的信任吗?”

  梅玉说:“因为老师们知道你有多脆弱,所以给信任附加了框架。框架之内是信任,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