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去西北没有告诉任何人,陆家人以为她是搬回了公寓住。

  辛冉在跟她视频的时候发现她周围的环境很不对劲,“言言你后面是什么啊?我怎么看上去像山呢?”

  温言没再隐瞒,将摄像头调了后置,朝向机场大巴车窗外:“我来开普敦了。”

  “你……你怎么跑开普敦去了?”突然想到:“你去找陆曜了?”

  “算是。”

  “你这话我有点听不懂,什么叫算是?”

  “最近心不静,来这边散散心。”她失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直很烦躁。”

  “散心去别的地啊,跑那边干嘛啊!没看新闻吗?那地方最近余震太多,一个女人家的跑去哪里多不安全啊。”

  “四哥在这儿,我不会出事的。”

  辛冉直接白了她一眼:“我看你就是死鸭子嘴硬,分明就是冲陆曜去的!还散心,鬼信奥!”

  温言没跟她争辩,聊了会儿后结束了通话。

  山区一路颠簸,大巴车行驶了足足两个半小时才抵达欧陆采油厂附近的小镇。

  温言入住的酒店是当地条件最好的一家,有独立洗手间和浴室,配套设施虽然差,但干净整洁,勉强能住下。

  临睡前温言想过洗澡,奈何隔音效果太差,隔壁的男女应该来自美国,隔着门都能听到他们一口美式英语在互相指责。戴上耳机合衣躺床上,因为有些轻微高原反应,辗转难眠,呼吸也愈发的困难,只好起来坐在地上顺气。

  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隔壁女人一声尖叫:“啊!地震了老公!”

  温言立刻起身开门朝外跑,应激反应下,手机都忘记了拿。

  酒店里大多数人都跑了出来,短短三分钟的时间,这栋15层的楼开始出现倾斜,现场一阵糟乱,一个个的都尖叫着跑开,温言并不是第一次经历地震,努力平复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避开拥挤的人群,跑到了一处没有楼房的马路。

  跟当地的居民一起站在马路上,目视到地面裂层,房屋开始在面前倒塌,温言背脊发凉,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

  地震致使信号塔倾斜歪倒,通讯中断下,无法跟外界取得联系,出来时跑的太快,温言没有穿鞋,白皙的脚面上已经血迹斑斑,刚才跑时候没感觉到疼,这会儿才发觉脚心处扎进去玻璃碎片。

  她坐在地上,顾不得地面的肮脏,忍着疼将脚心的玻璃碎片拔了出来。

  天微微亮,温言同当地人一起坐在地上,有些房子没倒塌的居民拿出来了自家的被子给她,还给她送了些包扎伤口的药,晚上的气温比北城低太多,等于是大冬天。

  她手脚都冰冷,双臂抱住膝盖,咬紧了唇瓣硬撑着。

  八点开始登记上了外来人口的名单。

  因为欧陆的油井就在这个镇上,陆曜本人也抵达重灾区,先是联合当地政府恢复通讯。

  两个小时后,小镇恢复通讯,陆曜的手机也开始陆续跳出短信和未接电话。

  【四哥你还好吗!】

  【对不起四哥,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你们那里又地震了,我不该让四嫂去的,对不起四哥!】

  阮央的短信。

  陆曜立刻放下手中的对讲机,给阮央回拨过去:“温言来开普敦了?”

  阮央哭着道歉:“对不起四哥,四嫂昨天就去了,现在应该就是你们镇上,可是我联系不上她,一直打都打不通,对不起四哥,真的对不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