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峰与九夕相继身死,陨落的时间间隔,他早就查清楚了。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

    中间足足隔了十年之久!

    十年若是用来修炼的话,的确只是弹指一瞬间,可若是用来杀人,那就太漫长了。

    金峰若真是被人斩杀的话,那当初斩杀他的人完全可以当场将九夕杀死,而不是拖了足足十年之久。

    就因为有着十年的间隔,金阳宗主也就无法确定杀死金峰跟杀死九夕的是同一个人。

    而现在剑无双所说的,也的确有可能生。

    “金阳宗主。”蛮翼大统领又开口了,“凡事都得查清楚的好,可千万别一不小心被人当枪使了,依我看,咱们还是先坐下来慢慢谈,我已经传讯给我家岛主了,马上我就岛主便会赶到,到时候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血炎岛主?”金阳宗主目光微眯。

    同样是二重天巅峰界神,但血炎岛主的实力,一直都压他一筹,若是血炎岛主亲自赶到了,就算事后查出来真是剑无双出手杀死的金峰,那他也奈何不了剑无双。

    “哼,金峰之死,本座自会想办法查个水落石出,剑无双,你最好是跟他的死没关系,不然……本座把话放在这里,哪怕是与血炎岛拼个鱼死网破,本座也必杀你!”

    “我儿的仇,决不能就这么简单就平息!”

    金阳宗主的声音冷入谷底,回荡在天地间。

    话音落下,金阳宗主冷哼一声,旋即便化为一道金色流光疾驰而去。

    看到金阳宗主离开,血炎岛的众多强者,包括蛮翼大统领在内,都重重的吐了口气。

    剑无双更是如释重负。

    一位二重天巅峰界神到来,也幸好他并未真正选择撕破脸皮,要不然,后果无法想象。

    “那金峰,竟然是这位金阳宗主的儿子?”剑无双面色颇为古怪。

    之前大禹界外流传的,都说金峰是金阳宗主的亲弟弟,可谁曾想到,他二人竟然是父子关系!

    那也怪不得,这金阳宗主会如此惊怒,直接不顾身份的杀到血炎岛军营,对他出手了。

    ……

    金色流光闪电般从血炎岛的军营内掠出,直到来到了一片海域上方虚空时,方才停顿下来。

    金光消散,金阳宗主的身形也浮现在那。

    而在金阳宗主身形浮现后,一道黑衣身影也出现在旁边。

    “金阳宗主,你当真相信那剑无双跟金峰的死没关系?”黑衣身影出轻笑声。

    这黑衣身影,之前也隐藏在暗中,只是因为距离太远,剑无双并没有现他的存在。

    “哼,本座当然不可能相信。”金阳宗主声音冷冽。

    “那你为何?”黑衣身影诧异。

    他是诧异金阳宗主刚刚为何不直接出手,毕竟一金阳宗主的实力,若真是不顾一切的出手,凭蛮翼大人,未必能够将他拦下的。

    “本座也想直接出手,可你真当血炎岛的人是蠢货,真当血炎岛的军营,是那么简单就可以闯的?”金阳宗主冷哼说着,“本座早就知道,那血炎岛军营内有着一重隐藏的禁制,就掌控在蛮翼的手里,平日里虽然看不出来,但在关键时刻一旦催,足以灭杀寻常的二重天界神,至于本座,或许可以活下来,但必然也遭受重创!”

    “本座闯入血炎岛军营,是想悄无声息的将剑无双擒住,得手后立即离开,血炎岛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