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师弟你无需在意!”

    当向祁翊气机稳定了之后,就神色淡然地挥了挥手:“今日若不如此,我恐本宗再无踏入北海之机。”

    筑云崖却没有这么容易说服:“可以师兄你现在的状况,即便是使用了这门秘法,只怕也仍是外强中干,支持不了多久——”

    他想张信那些人,既已知道了向祁翊的状态,那么在下次动手时,对方必定会全力以赴的针对向祁翊。

    且以后者的伤势,如果再不作调养,日后必定会后患无穷!

    哪怕是现在,他这师兄也折损了五十载以上的寿元。

    向祁翊则微微一笑,并不争辩,径自从袖内取出了一枚朱红色丹丸,服入口中。

    之后仅仅瞬息,他的脸上就现出了潮红之色。

    而筑云崖见状之后,眼中则是阴霾更增,手臂青筋暴起。

    只是向祁翊,并未对他多作理会,转而望向了前方的诸人:“上面的情形,究竟如何?”

    就在这甲板的后端,风轩辕,烈玄空,问非天、织命师、白帝子、闾丘雷严等人各自据立一角,且都是无一例外的在仰望苍空。

    “我这里是毫无所获。”

    风轩辕闻言之后,不禁一声轻叹:“完全无法辨识那些疑似先天离合神光与三昧离火神光的术法,究竟来自于何处。就不知织命师道友与闾丘师弟,有何收获?”

    他说的这两位,正是在场诸神域中,感知能力最强的。

    可织命师毫无反应,闾丘雷严则是凝眉不语,显然这二位,也是一无所获。

    “大约五年之前,我教的天雄神子高元德,就已发现那位神威真君以所谓的摘星术,在星穹之上布置疑似法器,却与那些太古机械相似的机关造物。之后我教就孜孜不倦,对这些机关造物施以打击,清理星空。”

    白帝子一边说着,一边脸色苍白的低下了头:“我原本以为,那位的摘星术,威力会大幅减弱才对。”

    可事实与他预料的相反,张信在他们的知觉之外,又布置了一套杀伤力更为巨大的‘法器’。

    而这一次,哪怕是神域强者,也难以捕捉到它们的踪迹。

    “这就难办了!”

    烈玄空亦面现苦恼之色:“有这些东西在我等的头顶,真让烈某寝食难安。接下来的战局,烈某不太看好。”

    事实上,今日这一战他们之所以会遭遇溃败,正是因这些隐在星穹当中的法器。那百余道疑似无上级先天离合神光与三昧离火神光的术法,便是神域亦难撄其锋。

    而即便之前,他以为自家人心已散,败局已定的时候,也从没想过己方,会遭遇此等惨败之局。

    在烈玄空想来,这一战至不济,也就是一二人重伤的局面。绝大多数,都能够从战场全身而退。可就因天穹之上,那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所有人措不及防,也导致了光辉天使乌利尔,在交手的第一时间就被重伤。

    烈玄空不敢想象,当决战到来之时,他们被那一百五十道无上级先天离合神光遥指时的情形。

    “灵感之术确已无效,不过我有办法,预知它们的方位,可这需要时间——”

    织命师的言语,使众人的心内焰火滋生,可随后又寂灭了下去:“要清除这些法器,可能得半年,甚至一年之后。”

    “这是远水救不得近火。”

    风轩辕苦笑着摇头,随后又凝声道:“可我现在,却更担心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