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有道目中绽露森然冷意,死死盯着这女人,情况突变,导致这边反应仓促,被这女人找到了钻空子的机会,说到底还是大意了,小看了这女人。

    “道爷,你还等什么?”吕无双回头问了声,竟跟着一伙人喊出了‘道爷’的称呼,怎么听都有种调侃的意味在里面。“咽不下这口气,想找我算账,是不是也要等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牛有道挥袖,不再多言,也生怕来不及了,当即驾驭飞禽坐骑快速冲向小镇。

    云姬抬手拍在了袁罡肩头,摁了摁,“这贱人回头再算账,你身材太显眼,先蹲坐,免得被人看出端倪!”

    紧绷着腮帮子的袁罡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知道现在什么事要紧,身子一矮,跪坐在了飞禽坐骑身上,略伏底了身形,起码要避免被人直接看出什么来。

    云姬亦驾飞禽坐骑冲向小镇,不过却斜冲向了上空,避免被地面的人过多查看。

    实在是不小心不行,按理说他们是不该公然现身的,一旦被外人看出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不但是西海堂不愿意牛有道来,云姬内心里多少也不愿,甚至想不通,牛有道如此理智的人,怎么能冒这种风险,或者说是不值得,但她还是全力配合了。

    因为她知道了圣罗刹的另一重身份是茅庐山庄的银儿。

    牛有道先是为了袁罡,如今又为了圣罗刹,因为这两人都算是茅庐山庄的人,都算是牛有道身边的人。

    而她想到了,自己如今的身份和这两人似乎差不多。

    经由一些事情,她大概明白了,如果换了是她遇险,牛有道想必也会尽力去救她的……

    什么叫硬抗?小镇内合围的一群修士今天算是见识了,三人从三个方向同时施展天剑符对准围在中间的圣罗刹狂轰,圣罗刹挥臂、挥翅快速击溃接连轰来的天剑罡影。

    圣罗刹所站之地已经形成了一个半球形大坑,她就在大坑的中间不时发出厉啸,拼命抵御。

    “天剑符有限。”西海堂提醒了一声。

    缥缈阁在此主事的执事已经用掉了两张天剑符,此时在旁观战,闻言冷笑,“快了,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把你万兽门有的天剑符都拿出来,只要除了这个妖孽,你大可放心,用了多少天剑符,缥缈阁都会一张不少的补给你。”

    圣罗刹的确有扛不住了的迹象,反应速度上慢了不少,明显已是强弩之末,从开始的反应速度能抵挡住所有的天剑罡影,到现在会不时被天剑罡影击中,被击中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但其肉身确实强悍无比。

    此时的圣罗刹,满口鲜血汪汪,犹如遍体鳞伤的困兽,吼声中透着无尽的不甘,想冲出这个坑却有心无力,不管冲向哪个方向,都会遭到天剑罡影的雷霆一击拦截。

    眼中透着满满的垂死挣扎意味,一双银翅更是千疮百孔,像两张遭受过暴风雨侵袭的破烂纸张一般,近乎只剩下骨架,且血淋淋。

    反抗的速度越来越慢,前后两道天剑罡影同时击中前胸后背,“噗”一口鲜血呛出,圣罗刹情不自禁地跪在坑内,双臂抱头承受接连袭来的天剑罡影。

    挡不住了,只剩下了拿命去抗,想死扛到最后。

    “住手!”空中突一声厉喝传来。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只飞禽坐骑突然来到了小镇上方,在上绕空盘旋,正是掩饰了真容的牛有道陪着衣袂飘飘的吕无双。

    牛有道陪在她一侧身后,怕人看出吕无双有问题,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