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了?”闫培功很明白,这个时候的车来找自己绝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是这么偷偷‘摸’‘摸’的,看来是被人盯上了,这是意料中的事,只是没想到对方敢这么快就下手。。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嗯,我得到消息,林一道已经盯上我了,还找人警告过我,不出意外的话,我现在很可能被人监控了,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暂时不能去见灵芝了,你也不能去了,很危险,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们俩被林一道挖出来,所以我想找个机会把他们转移出去”。

    “去哪儿?”

    “去国外,现在看来,我们失算了,如果是一早把她们‘弄’出去,反倒是省心了,现在看来,难了”。丁长生叹息道。

    “是比较麻烦,竹韵还好说,没有涉及到她,但是是否已经边控,这很难说,至于灵芝,想都别想,现在还在通缉令上呢,不好‘弄’”。闫培功很是清楚,要是现在把她们转移到国外,那会有多大的难度,而且一旦出事,势必会连累到丁长生,这是很冒险的事。

    “这事还是我来想办法吧,但是你这边要做好准备,我说的是资金来源,都要做好帐,一点差错都不能有,我今天见了几个人,但是都劝我不要趟这趟浑水,但是我不趟也在水里了,出不去了,只能是一战到底,对了,你的人在中北省收集到什么资料没有?”丁长生问道。

    “收集到一些,但是作用不大,不过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林一道这个人很狡猾,而且是心狠手辣,但是想对于他来说,他儿子是个十足的草包,我们可以从这个人身上下手”。闫培功说道。

    因为这两人都在黑暗里,虽然离的有两米远,但是丁长生能看的清楚闫培功脸上的表情,可是闫培功看不清楚丁长生是什么表情,当闫培功说到林一道的儿子林平南时,眼睛里的狠辣让丁长生为之一振,兔子急了也咬人这句话果然是没错。

    “嗯,我今天在省城找了个律师,祁凤竹的案子要想翻案,现在就要造势和收集证据,现在我们就是在等一个机会,只是这个机会什么时候来,我们不确定,但是我们一定要未雨绸缪”。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和闫培功在黑影里谈论了一个小时左右,把约定的一些事都说了一遍,这才和闫培功分开回到了家里,此时赵馨雅还没走,看那样子今晚是不打算回去了。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处境,丁长生还是让赵馨雅回了家,夜里又悄悄的到了赵馨雅家,虽然麻烦,但是稳妥起见还是小心为妙。

    丁长生没去见司南下,司南下这个人丁长生算是看透了,而他也不想给仲华惹麻烦,自从经历了和自己的前妻闹离婚闹的沸沸扬扬之后,仲华在很多事上明显的保守了,他一味的求稳,不找事,不惹事,当然了,也不干事,可是这样人家也能升官,这就是本事。

    出去了将近一周,丁长生悄悄的回到了白山,到家里简单洗簌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第一时间去了市委向唐炳坤汇报这次京城之行的结果,当然了,唐炳坤最想知道的还是丁长生和爱卫办的人是否接上了头。

    “这么说,没法做工作了?”听到丁长生这么说,唐炳坤很不高兴的说道。

    “不见得,那位齐主任虽然没说怎么办,但是我感觉是因为我那个朋友在,也不好说,所以我要了他的电话,手机号和办公室电话,让白山驻京办联系这个人,这马上就要到中秋节了,给他意思一下,这还是有必要的,而且驻京办的人办这事还不是手拿把攥,没事邀请他打个球之类的,也不在于送多少东西,总而言之是要把关系搞活络了,别的不说,他们爱卫办暗访时,提前给我们打个招呼,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