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申屠,这号人物秦朝阳哪里不晓得?都是常年混迹在枫林城的道源境强者,他与申屠也打过几次交道,彼此间因为立场不同倒也交手过两次。
    申屠此人,虽然所作所为是人不齿,但对他的实力秦朝阳却无法否认,觉得这是一号大敌,那两次交手之中,他仅仅只是稍占了些许上风而已,根本没办法将申屠怎么样,最后只能任凭他嚣张地逃之夭夭。

    可是听秦钰话中的意思,杨开竟能在晋升道源境的关头,将申屠重创!

    换句话说,那个时候的杨开还不是道源境,只是个虚王三层境顶峰而已。

    秦朝阳根本不敢想象,一个人到底有多么强大的能力,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打伤申屠。

    这岂不是意味着,当时的杨开也绝非自己能够抗衡的?

    如今他已晋升到了道源境,修为境界跨越了一个大层次,比之以往实力恐怕要翻上一番不止!

    想到此处,秦朝阳忽然觉得呼吸都有些凝重了,也意识到自己之前尽管已经尽可能地高估杨开能力,却依然低估了对方!

    “那申屠人呢?”秦朝阳急切地问道。

    申屠与他秦家多少也有些仇怨,若是趁其重创养伤之时寻觅到他的踪迹,说不定能够斩草除根,解除后患。

    秦钰苦笑一声:“正要跟老祖说这事呢,申屠已经死了!”

    “死了?”秦朝阳眼帘一缩,“你刚才不是说他仅仅只是被重创么?怎地又死了?”

    “当时那位杨……大人在晋升之时,另有道源境强者守护在暗处,申屠重创退走之时,被那人一招击杀!可惜……我没看清那守护之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又有什么样的水准。”

    “哦?”秦朝阳一脸兴致盎然的样子。“你的意思是说,杨小兄弟身后还有一个隐藏的强者?”

    秦钰点点头,振奋道:“老祖。此人是散落武者,若是能拉拢进我秦家的话。我秦家必定实力大增,更何况,他背后还另有高人,与他交好,与我秦家必有益处!”

    秦朝阳眼中神色一闪,开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此事还是得等解除眼前的危机之后再说。”

    “钰儿知道,不过老祖且先留个心就是。万不能得罪了此人。”秦钰郑重叮嘱,美眸里有异样的光芒闪烁着,沉声道:“或许,我秦家的复兴就要落到此人身上了。”

    听秦钰这么说,秦朝阳神色大振,凝神道:“钰儿,你是不是还看出什么了?”

    秦钰摇了摇头:“我的造化天瞳只能看出此人身负绝大的气运和机缘,他的未来绝对不在枫林城中。”

    秦朝阳神色一动,沉声道:“有你这话,老夫就有底了。”

    说完之后。两人一起朝外望去,可外面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只能隐约见到那滚滚魔气翻滚不停,似乎朝一个方向汇聚,那漆黑魔气之中,不断地传出各种魔物的嘶吼之声,让人毛骨悚然。

    “哪来的这么多鬼东西?”

    城外,杨开眉头紧皱着,在城内的时候他还没察觉到,但一离开城池进入这无边黑暗的世界,他就发现隐藏在魔气之中的魔物竟是无边无际。数不胜数。

    而自己则像是那漆黑之中的一点光芒,吸引了无数魔物前来围攻。

    空间法则压制之下。他四周的空间凝稠无比,但凡有魔物侵入他身边二十丈。无论修为高低,全都身形一滞,变得行动不便。

    漫天金光闪烁之下,所有魔物都被金血丝切割成碎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