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mianhuatang.com

    听罢了高怀远的这番慷慨陈词之后,立即引起了下面这些乡勇们的共鸣,顿时许多乡勇随之附声高呼了起来。

    一时间营中之“愿随将军渡江一战!”的喊声响彻了云霄,甚至连当初不愿随军渡江一战的乡勇中,又有不少人心生惭愧之情,站出来请战,要求加入渡江军之中。

    这片喊声回荡了好久才算是渐渐平息了下来,原来那些个哭哭啼啼不愿渡江之人中有几个人听罢了高怀远的话之后,也止住了悲声,面带惭愧的退入了阵中,只余下四个人还在告饶,恳请高怀远放过他们,让他们留在南岸。

    “县尉大人,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家里面尚需小的照料,小的不是什么好汉,恳请大人将小的留下吧!……”四个人中有三个人继续哭诉着,立即引来了周边那些乡勇们鄙夷的目光。

    “生死由命,你等跟大人渡江一战,乃是天定,何必如此胆小怕死?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将咱们大冶的人给丢光了不成?”在他们背后传来责骂之声,只见郭亮越众而出,指着他们骂道。

    “少跟我说这个,我就是不愿过江!谁爱去谁去!大不了挨军棍便是!”一个家伙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的架势,居然扭头还嘴到。

    高怀远真的要被这厮给气乐了,到了这个时候,这厮还在如此推诿,军中岂容这等人的存在。

    “既然你们不愿去,那么本官也不难为你们了,当初本官选人之时便说过生死由命,你们既然抽中签,便该自安天命,随本官一起前往黄州!但是既然你们不愿听令,那么也修怪本官不客气了!

    来人,将此四人拖出辕门,就地处斩,本官要的是勇士,而不是懦夫!

    这里是军中,不是你们家的后院,由不得你们来做主,尔等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蛊惑军心,本官岂容得了你们!杀!”高怀远再也忍耐不住,厉声对这四人吼道。

    他的话音一落,身后立即便扑出了一群人,上去便将这四个人给按了个结实,拿绳子给绑了起来,便要将他们拖出去。

    这一下可吓坏了他们四个人,他们不愿去黄州便是因为怕死,以为闹一番最多挨上些板子也就可以留下了,可是没想到高怀远居然说杀就杀,根本不容他们有侥幸逃脱的机会。

    于是几个人顿时吓了个屁滚尿流,连忙哀呼告饶,也不求留在鄂州了,连呼愿意渡江,可是这个时候,高怀远已经不可能再收回成命了。

    “郭亮出列!我命你为本次渡江的监军官,凡是不服将领,贪生怕死,临阵脱逃者,立杀无赦,你去代本官行刑,以此四人的人头祭旗,本官在此等候!不得有误!”高怀远根本听也不听他们四人的哀号,立即大声对下面的乡勇中叫道。

    “小的遵命!”郭亮立即越众而出,站到了高怀远面前抱拳接令,他以前可是跟高怀远在军前效命过的人,知道高怀远的脾气,只要高怀远真的下了狠心的话,这会儿皇帝老子过来恐怕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了。

    随着四个人的哀呼声渐渐远去,营地中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了下来,所有人都有些被高怀远给镇住了,他们没想到高怀远居然如此狠辣,说杀就杀,现在他们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军法无情了,看来这四个人算是撞到了高怀远的刀口上了。

    在猎猎风中,只听得几个人的哀号声不断的在辕门处传来,紧接着便听到郭亮在辕门外的一声大吼:“杀!”

    四个人的哀号求饶声戛然而止,只剩下了风吹战旗出了猎猎之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