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mianhuatang.com

    原来前来卧虎庄的两个人不是旁人,一个是郭亮,一个是董强,他们二人白天便已经听说了高怀远要卸任,调至京城临安赴任去了,于是连夜赶到了卧虎庄求见高怀远。(wwW.mianhuatang.com 无弹窗广告)

    高怀远安排过庄里面的事情之后,将他们二人接到了前院书房款待,并且赐座给他们坐下。

    二人坐定之后,郭亮立即抱拳说道:“大人,小的这次过来,没别的事情,就是想请大人将小的也带走吧!小的这些年来,跟着大人早已习惯了,猛的一下大人离开这里,小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今天也想了,大人走后,我们这些人,没什么大用,于其在县衙里面当摆设不受人待见,还不如跟着大人您跑腿来的痛快呢!还望大人能带上小的吧!”

    而他的话一说完,一旁的董强也跟着说道:“是呀大人,我也是这么想的,有大人您在大冶县,我们这帮兄弟干活也痛快,大人现在要走,我们在县衙干着也没意思,大人如若需要用人,不妨就把我也带上吧!自从认识了大人之后,小的便对大人十分钦佩,还望大人也带上我吧!哪怕以后只跟着大人当个跑腿的也行!小的愿意鞍前马后伺候大人!”

    高怀远听罢了这俩人的话之后,嘴巴张了两张,有点一时间没磨过来弯。

    郭亮这个家伙是他一次从军的时候认识的,后来他当了县尉之后,便将郭亮弄到了县里面当了个弓手头,现在也是大冶县里面有名有号的人了。

    而董强自从在弓箭社比试之中脱颖而出之后,便被高怀远留在了身边,黄州一战更是立下了不小的战功,虽然没有因此升官,但是回来之后,高怀远也在县衙里面给他谋了个位子,当了个差役、

    按理说这俩人现在小日子应该过的都不错,怎么自己这一走,俩人也要跟着走呢?高怀远真有点被他们俩的这个要求给闹糊涂了。

    “此话何讲呀!二位都是高某的故交了,现在都在县里面做事,这话是从何讲起呢?”高怀远有些犯糊涂,对他们二人问道。

    “不瞒大人说,我们两个今天是商量好的,其实大人也知道,我们这俩人都是粗人,做事不太讲究,大人在这里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将大人的吩咐当作自己的事情做,但是那个张主薄,我们实在看不惯,以前我们两个都得罪过那厮,大人在这里,他倒是拿我等没有一点办法,但是现在大人一走,我们俩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即便张主薄那厮看在大人您的面子上,不把我等怎么样,但是我们也想了,以后日子也好不到哪儿去,还不如不在衙门里面干活了,干脆跟着大人走好了!

    我们想大人既然是到京城当官,也少不得带几个贴心的人,我们两个跟了大人时间不短了,是什么脾气德行大人都清楚,带着我们大人用人也趁手不是?所以今天晚上才会来找大人的!”郭亮看高怀远有些不太明白,于是便敞开了说。

    高怀远听罢之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俩人都得罪过张主薄呀!他们怕自己一走,以后日子没法混下去,这才想着跟着自己一起走呀!

    这件事高怀远倒是没有提前想过,本以为自己走之后,郭亮可以继续管他的弓手,董强起码过段时间便能接过邢捕头的事情,当个捕头也不错,但是仔细想了一下之后,这才想到以前这俩人只听自己的吩咐,确实是因为自己,得罪过县衙里面的那几个同僚,自己这一走,那帮人铁定不会给这俩人好脸看,难怪他们会唱这么一出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