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墙上面的侍卫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宫门外生的这一幕惨剧,一时间没有人出一点声音,他们没想到门外的这数百人居然如同杀鸡一般的就被这样屠戮掉,没有饶过任何一个人,也没有半点的怜悯存在,数百条刚刚还活生生的生命,便如此被收割了。所有人几乎都被吓呆了,居然在刀斧手补刀的时候,连一个人放箭都没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宫门外面的人被这样屠杀一空。

    “打开宫门饶尔等不死!开门!”有一个骑在马背上的军官对着宫墙上厉声吼道。

    直到这个时候宫墙上的侍卫才顿时大乱了起来,他们意识到现在是他们抉择的时候了,降于不降已经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了,这些人大多已经被刚才宫门外面的一幕吓慌了手脚,一个个觉得腿软了下来。。。

    而负责镇守丽正门的那个陈姓虞侯此时也吓得面无人色,嘴唇哆嗦着叫道:“不要……不要慌……都稳住,守好各自的位置……他们……他们进不来……守住……”

    这会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宫门外面的兵马身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从他们背后的黑影中,李璮提着一杆大枪,带着几十个人正在朝着宫门快步行来。

    陈姓虞侯声嘶力竭的对着手下侍卫们吼叫着,但是他自己却无法克制住恐惧之心,声音颤抖而且不能连贯起来,不但没有能稳住宫墙上侍卫们的心情,反倒让更多人更加惊慌失措了起来。

    一些人已经手软脚软的丢下了兵器,缓缓的朝着通下宫墙的梯子退去,即便是一些军官吼叫着让他们站好,也无济于事。。。

    “陈虞侯,还是打开宫门投降吧!”一个声音在陈虞侯的背后响起。陈姓虞侯身体一哆嗦,立即回头结果看到了李璮那张年轻的脸,怒道:“李总管,你这是什么话?你……你难不成要背叛圣上不成?”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觉得我们守得住皇宫吗?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难道还执迷不悟吗?此乃众望所归,我们挡不住的!”李璮微微摇摇头道。

    “不!不能投降!我乃是皇亲国戚,岂能如此投降?”陈姓虞侯忽然间爆出了他的勇气,猛的将手探向腰间的宝剑,想要拔剑对付要投降的李璮。。。

    但是李璮岂是他能对付的?李璮一见这个虞侯想要顽抗,随即一抖手,只听噗的一声,右手中持着的大枪便立即捅入到了他的心口之中,根本就不给他拔剑的机会。

    这个陈姓虞侯身体一顿,手抓着剑柄,宝剑尚有一半还留在鞘中,他不甘心的看着胸口的这杆长枪的枪尖,嘴里面立即便冒出了一股鲜血,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璮,艰难的骂道:“你这个……这个逆贼……你是叛徒……”

    李璮两手一力,拧着枪杆,立即便将这个陈姓虞侯的身体挑了起来,一把便甩出了宫墙,重重的摔在了宫墙下面的护城河之中,只听得夜色之中出扑通一声落水的闷响。

    “我是李璮!诸位不要反抗!都放下兵器吧!我们投降了!”李璮放声对宫墙上的侍卫们叫道。。。

    侍卫们都有些傻眼,他们的头头忽然间自己内讧了起来,侍卫总管杀了虞侯,宣布投降,而且跟着李璮的几十个人也立即便控制住了宫门,他们还坚持什么呀!

    于是本来就已经吓坏的这帮侍卫,一看大势已去,便纷纷依照李璮的吩咐,纷纷丢下了手中的兵器。宫门随即便被吱呀呀的从里面打开,一队早已准备好的刀斧手迅猛的冲入到了宫中,将丽正门控制了起来。

    紧接着大批官军便蜂拥入了皇宫,一队军官护着那个黑袍之人快的问明了皇帝赵昀的所在,朝着端诚殿方向冲了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