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接下來的几天  梁山上大办喜事  原來是在西门庆的撮合下  霹雳火秦明、豹子头林冲迎娶麟府双姝折美凤、折美鸾姐妹二人  折家姐妹上回來搬兵  机缘巧合下和秦明、林冲彼此留恋  西门庆当然乐意成他人之美

    巾帼英雄配好汉  相得益彰  西门庆的谢媒钱领得自然是轻而易举  喜宴之上  阚万林提了酒坛去灌秦明林冲  却不想被二人反过來灌得烂醉

    喜庆之余  西门庆和完颜宗用与耶律余睹也进行了一些非正式的会面协商  两个使者无法从西门庆的行中推测其人动向  都是心下忐忑

    完颜宗用倒还好些  毕竟他有以前的老面子在  只消把自己伪装成忍辱负重  不惜卖身金国也要破辽的悲人物  总可以混淆很多人的感知  以此來收获大面积的同与支持;耶律余睹却沒这般幸运  辽国和故宋虽然有百年之盟  但其间暗流汹涌  冷战不断  辽国还扶植了西夏在宋朝西边作祟  更不用说燕云十六州这样的世怨了  耶律余睹有着使者的身份  所以周围众人对他还算客气  但如果结不了盟  这点儿客气最后必将荡然无存

    辽国若想对抗女真  就不能有后顾之忧  所以西门庆中华联邦的态度就至关重要了  耶律余睹眼见外交势对自己这方不利  不由得心急如焚  只是想:“西门庆语中  并无意与我大辽妄动干戈  却又说得模糊朦胧  醉翁之意  竟是要我大辽割地给他  然我大辽国土  都是祖先百战得來  岂可尺寸与人  若割地求盟  回到上京  我耶律余睹却见不得军民人等  此事再也休提    却还有甚么法子  可以挽回颓势的  ”

    想來想去  一时徬徨无计  耶律余睹闷闷不乐

    而完颜宗用则正好相反  他这些天装模作样  糊弄了不少不明真相的人  联金克辽的群众基础越來越坚实  完颜宗用便撺掇着西门庆召开圆桌会议  西门庆只推人不齐  完颜宗用也不着急  只是暗中冷笑:“且看你能推搪到几时  ”

    又过了两日  几路人马车仗先后來到巨野城  都是被西门庆钦点的人物  赶回來参与议事的  事关邦交  这些人顾不上接风洗尘  马上就参与召开了中华联邦第一次全体代表会议

    西门庆未雨绸缪  将这次会议定性为军事会议  与政事民事不同  中华联邦和辽国金国的关系处理一进入军事范畴  议会就只能参谋进  却沒了投票权  军事上的事皆由将帅负责决断  免得争辩一起  大道以多歧亡羊  反而误事  西门庆此举  在扶植新生事物成长的同时  也让自己先立于了不败之地

    大会开始  最沒压力的是大理代表参议员段和誉  还有吐蕃代表参议员  一位吐蕃部落联盟的老酋长  辽国金国  从古到今距离他们都很遥远  所以他们根本不当回事儿  只要西门庆拍了板  他们举手同意就是

    明教代表参议员以光明左使阚悦阚乐天为  明教教主方腊一心要做“圣公”  在江南或兴办书院  或盖祆神楼  日子过得充实无比  教中一应大事  北归阚悦  南属石宝  方腊自己乐得当甩手掌柜  只是教书育人自遣

    地方民众代表则是由宇文虚中、马伸、阮铭川等人组成  这些人大都在故宋做过官  和地方上的村乡士绅、平民百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代表了來自底层最基本的意见

    边境的代表是河北梁中书  他驻扎的河北四镇是防御辽国的最前线  这回辽、金与中华联邦的盟约成就  当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