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的这副肖像相较于兰妃的那副来说花费了将近两倍的时间,只因太后今天穿的这身宫装,面料上的暗纹着实难勾勒,她的水平有限,怕画的不好,于是修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天色渐暗,才最终收笔。

  不知为何,感觉自从大家都知道她会画画了之后,宫里面的画师都变的清闲了起来。

  回到穗萱宫的时候,只觉得胳膊和脖子异常的酸痛,就连屁股和后背都有点发麻。

  “东儿,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泡个澡。”她扭了扭脖子,往寝宫里走。

  “是。”

  突然想起了什么,她顿时停住脚步,面颊微红,“要是皇上过来了,就让他先在外面等等。”

  想起上一次的尴尬场面,叶雪溪就忍不住的羞怯。

  东儿闻言,踌躇了片刻,绕绕手指,似有话要说。

  “怎么了?”她问。

  东儿眨了眨眼看着她,“娘娘,皇上今晚不过来了。”

  不过来了?她愣了一下。

  “不过来了就不过来了吧。”这样也挺好,省的万一她在洗澡,他又闯进来了,到时候两个人都尴尬。

  她不以为意,耸了耸肩就往里走。

  “皇上今晚要临幸云鹫宫!”东儿见她一副不关心的表情,似乎有些生气,闷闷的像个葫芦。

  云鹫宫?那是什么地方?

  叶雪溪有些微愣,想了半天也不明白那是什么地方。

  “娘娘!”东儿突然走上来拉住她,“皇上今天封了表小姐为婕妤!入住云鹫宫!皇上今晚要临幸她!您就不生气吗?!”

  东儿似乎隐忍不下去了,这表小姐也是的,明明都有未婚夫了,竟然还要入宫来给皇上当妃子!这完全就是不拿她家娘娘当回事嘛!

  叶雪溪闻言,心头一惊,一瞬间有些懵,东儿的话像是空谷里传来的声音一般,轻若却反复的在她的耳边回荡着,却硬生生就是走不进她的心里。

  慕容复封了孙婉莹为婕妤?

  “什么时候的事?”她皱着眉望着东儿。

  “今天!表小姐是上午才进的宫,还未住下来,就派了她身边的婢女小羽到咱们穗萱宫里来说是要请安,那个时候娘娘您不在,我和桃枝就打发了她走了。”东儿愤愤的摆着脸说道。

  叶雪溪突然之间想笑,难怪太后今天一早便差且李嬷嬷过来,说太后让她过去为她画一幅肖像,这一画便是一天,原来是这样。

  不过太后此举着实有些累赘了,就算是慕容复想要册封孙婉莹,她还能阻止得了不成?

  不过也好,慕容复今晚不在她穗萱宫,她也乐的自在,以后,也不用天天都对着他了。

  她弯起嘴角淡淡一笑,拍了拍东儿的脑袋,“我都还没生气,你生气什么?怎么说,她现在都是婕妤,我们本来就是姐妹,现在更是成了较为亲近的姐妹,有什么不好?”

  东儿不听,就是觉得这个表小姐心计很重,“娘娘您就是太善良了!”她气愤着,转身便跑了。

  善良?谁?她?

  叶雪溪想笑,却最终还是没笑。

  这个世界上或许本来就不存在所谓的善良的人,就算是有,那个人也不会是她。

  洗了澡之后,换了一身清爽的衣裙。

  慕容复果然如东儿所说的那般,并没有来穗萱宫,据说是去了云鹫宫,因为有宫女看到他摆驾朝着云鹫宫的方向走去,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也罢,就这样吧。

  她想。<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