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坦白一切小张现在也不逞能了,也不显摆自己冬泳的强悍能力了,之所以他反应如此强烈,一方面是因为这水实在是凉,平常洗手的时候都不敢洗太久,不然那冰凉刺骨的感觉会让人宁愿脏兮兮的也不愿再洗。

  另一方面是因为小张刚刚从工地上回来,劳累了一天,出了那么多汗,到现在为止汗也没有消下去,所以他的体温可是相对偏高的,这种关头让冰凉彻骨的猛地一浇,那滋味觉得如同电击了一般。

  可是,小张已经脱了,也不可能不洗了,所以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洗下去,只见他尽可能的把水流调整到最小,然后先一点一点的冲胳膊,然后慢慢适应了之后再冲肩膀,看着他那呲牙咧嘴的模样,就让人心疼。

  “他奶奶的,太阳能早不坏晚不坏,怎么这小子今天一会就坏了。”小张洗着洗着,浑身打起了哆嗦,也不由得埋怨起了黎邈。

  “怪不得那漂亮娘们先出去了,原来是嫌凉啊,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小张却突然高兴起来,或许这样想,会让他觉得黎邈没有得逞,这样也让他心里平衡一点,好受一点。

  看来,人都需要自我安慰,人比人,气死人,适当时候,适当的自我安慰是必不可少的。

  屋内,刘婉梦娴熟的铺着床单,整理着被褥,今晚黎邈为了有更好的体验,自然拿出了一套崭新的床单被褥,之前的虽然不脏,但是间隔了这么久,黎邈用到没什么,但黎邈又怎么舍得让刘婉梦受委屈呢。

  黎邈悄悄的走到了刘婉梦的身后,突然搂住了正在撅着屁股铺床单的刘婉梦。

  不知为何,黎邈很喜欢从后面抱住刘婉梦,他喜欢这种充实的感觉,很踏实,很温馨,同样,刘婉梦也喜欢被黎邈从后面抱住,因为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刘婉梦直起腰来,然后转过脸来笑望着黎邈:“又不听话了是吧?”她故作嗔怒状,拍了黎邈的手一把。

  黎邈笑而不语,用自己的脸贴住了刘婉梦那细滑的脸蛋,就这么慢慢的摩擦着。

  “坏蛋,先铺完床单。”刘婉梦想要挣开黎邈的怀抱,因为她知道,黎邈有可能要把自己推倒了。

  “不。”黎邈回答的很是干脆,虽然有点小无赖,但是刘婉梦却丝毫没有生气。

  “不铺好床单,那你睡地上呀。”刘婉梦指了一下黎邈的鼻子,像是在训斥黎邈一样。

  “如果你喜欢在地上做的话。”黎邈的回答真是有些下流了,甚至让刘婉梦当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即又是她那娇羞脸庞的重现。

  刘婉梦稍稍用力,睁开了黎邈,跑到了床的另一旁整理起了床单。

  黎邈笑了,他知道刘婉梦的脸皮薄,特别容易害羞,但是他却喜欢刘婉梦的这个样子,最起码乖巧懂事,可不像某个母老虎,整天就知道耍脸色,从来不知道和自己甜言蜜语一番。

  对啦,这么久没有联系这个母老虎了,自己在别墅内杀死左狂的事情,到底该不该告诉呢?

  虽然自己知道,左狂的尸体肯定会被左龙门尽快的弄走,但是如果好事之人无形中报警的话,会不会牵连到警方呢?

  更何况,在烈虎门的时候,韩潇潇还给自己及时传递了那么重要的消息,更是对自己的情况极为担忧,现在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是不是应该立即告诉她呢?

  这让黎邈犯了难,按理说黎邈是应该告诉她的,毕竟这样能让她放心,这个丫头虽然嘴上对自己的死活不管不顾,但是她可是真的担心黎邈,要不然也不会为黎邈掉下自己坚强的泪水。

  但是,黎邈却又不想告诉她,他不想让韩潇潇牵涉进来,她是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