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刚才支持李天逸的卢鹏程、初云程、赵建伟三位副县长望着吴俊豪离去的背影叹息了一声,尤其是卢鹏程,使劲的摇摇头,拿起桌子上自己的茶杯,缓缓向外走去。

    初云程走到李天逸的身边,苦笑着说道:“真没有想到,吴俊豪这么霸气、这么直接啊。”

    李天逸只能叹息一声说道:“今天的事情我真的无语了,这个吴俊豪根本就是对人不对事,如果让这样人的人一直呆在宁康县县长的位置上,这对宁康县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啊。”

    初云程点点头:“那又如何呢?人家是贾连庆书记的秘书,背景深厚,你又抓不住人家任何把柄,你能把他怎么样?”

    李天逸唯有再次一声深深的叹息,此刻,他想起了刘晓宁市长之前对他所说的那番话,缓缓说道:“改革,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这些致力于实现华夏民族伟大复兴的先行者们必须要坚定信念,与所有的腐败分子、保守势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我们一定要大胆创新,开拓进取,在冰与火的道路上开创出一条华夏民族发展的通天大道!”

    初云程一愣:“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

    李天逸笑道:“这是刘市长对我说过的话,我今天拿出来和你分享,努力吧,对于宁康县,我们就是宁康县改革的先行者,我们要想实现我们的理想和抱负,就必须要和吴俊豪这样的人做斗争,并争取最终的胜利。”

    初云程苦笑着点点头。

    两人来到李天逸的办公室,落座之后,初云程问道:“天逸,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能无限期的等待下去吧?据我所知,市委只给了你2年的时间就要求你把宁康县的经济发展起来,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多了,你的时间有限啊。”

    李天逸点点头:“非常时期,必行非常之事。既然吴俊豪执意要阻挠我们的经济发展规划,我们只能采取合纵连横的战术了。”

    “合纵连横?你要和谁联合?蔡振波书记吗?”初云程问道。

    李天逸点点头:“没错,在宁康县,唯有蔡振波书记才能撼动吴俊豪的地位。”

    初云程道:“但是据我了解,蔡振波书记已基本上不管宁康县的大小事情了,他一直期待着平安退休啊。这可是很多老干部们退休之前的心态啊。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去得罪人的,尤其是像吴俊豪这样身后站着一个市委书记的有背景的人。”

    李天逸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坚毅之色,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即便是知道成功的几率渺茫,我也要去试试,总不能让我们耗费了那么多心血的规划方案束之高阁吧?当年,我可是亲眼看到了很多你在政研室制定的对凤凰市非常有利的规划方案被束之高阁的,甚至有很多时候,你在五年前制定的规划方案,凤凰市到了五年之后才开始实施,那可是五年时间啊,如果能够提前实施,在当时的机遇之下,凤凰市的发展绝对可以迈上一大步。

    我不希望你的悲剧在我们宁康县重演。”

    初云程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李天逸的这番话戳中了他心中的痛处,他之所以愿意答应到宁康县来工作,也正是因为他在政研室受够了那种窝囊气,而真正让他感觉到愤怒的是,他的很多真知灼见往往被束之高阁,而很多陈旧的、没有任何新意却带着政绩工程的项目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最终的决策之中。

    因此,他想要找一个能够做事的平台,真真正正的将自己的才华淋漓尽致的发展一番。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