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顶点中文 www.zhbiao.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门内门外都一阵惊呼,高奇、李谦、白掌柜等人都不敢相信。白掌柜行医多年,就是从祖上算起,也没有经历过如此奇事,连听说都没听说过,惊诧之余,几乎不信这是真的,忙上去把了把脉,才确信人是真的活过来了。

    高老夫人坐在轿子里,家人不断的来报告客房内的情况。听着众人议论纷纷,高老夫人心想,就凭他一个毛头小子,量他本事有限,要不是顾及太尉府的名声,怎容得这般胡闹。

    高老夫人听说张程给少夫人施了银针,自己虽惊奇不已,却碍于身份没有进去。又听说少夫人活过来了,实在是坐不住了,从轿子中下来。家丁拨开人群,高老夫人进到房里。

    高老夫人走到产妇身前,俯下身子仔细观看。少夫人果真已经有了气息,身子也有了温度。如此奇事,如若自己不是亲眼所见,是万万不会相信的,后悔自己没有亲眼看着张程施治。

    张程对高老夫人说:“少夫人暂时缓过神来。我已经看了,少夫人腹中胎儿已无生命迹象。当务之急是要取出腹中胎儿,否则少夫人还是性命不保。”

    高老夫人一脸无奈的说:“老身也知道要取出腹中胎儿,可她就是生不出来,难道要破开肚子拿出来吗?我那苦命的孙儿。”说着眼圈发红。

    张程看着高老夫人说:“小人见过师父催生死胎,愿意为少夫人催生,只是毫无把握。”丫环小梅听了,扑通一声跪到张程面前,说:“不取出死胎,人是必死无疑。还请先生救救我家少夫人,小梅给您磕头了。”说完不住地磕头。

    张程急忙去拉小梅,小梅跪在那里也不起来。

    高老夫人眼见张程救活了少夫人,认定张程医术高超,听张程一说,以为张程就是客气,忙说:“先生不必谦恭。不取出死胎,人是必死无疑,现如今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先生尽管施救。”高奇也急匆匆的说:“先生不要耽搁,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成与不成,我等绝不怪你,少夫人如能活命,本少爷必有重赏。”

    张程急忙取出青色瓷瓶,倒出药粉,用水和了给产妇服下。又拿出银针,按照华清风所教,先是百会穴、接着人中穴、涌泉穴的一根一根的扎了下去。最后一个穴位扎进去,产妇精神大振。华清风所用的方法,就是最大限度地调动出人的潜能,危机时刻,让体内潜在力量突然千百倍地涌流而出,使人绝处逢生。

    张程忙把稳婆叫了进来,嘱告帮助产妇用力之法。李谦命人送进来热水,除了小梅协助稳婆留在屋里,其他人都和张程退了出来。

    大家都默不作声。高奇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张程满头是汗,心中七上八下,几乎听到了自己心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听稳婆在屋里高声喊道:“谢天谢地,生出来了。老夫人,少爷,少夫人有救了,有救了!”

    张程长舒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华清风所开的药方张程牢牢记着,张程拿起纸笔,把药方开了。白掌柜拿了药方,飞也似的把药取来。

    又过了一会儿,稳婆捧着包着的死胎从里屋出来,连说:“老天开恩呐,少夫人得救了。”大家急忙进屋。

    张程也不会把脉,只能观察产妇,见产妇虽然紧闭双眼,呼吸却是均匀,心中稍安。学着华清风的样子,从产妇身上把一根根银针拔了下来。

    高老夫人和高奇见死胎生出来了,如同做梦一般。昨天还是个死人,今天居然活了,俩人半天才缓过神来,高奇疑惑的问:“少夫人真的能活过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