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轩回头看着李玉娴母女俩,锐利的眼睛射出一道寒光,浑身气势大盛,盯着宋程燕阴沉地的说道:“看来你是没有得到教训,还有心情在这里胡言乱语。你做了那么多的缺德事,还不知收敛低调做人,我看你才是很快就会得到报应,也许还会连累到你的母亲。”

宋程燕看到突然出现的陆铭轩有些害怕,没敢再出言讥讽,往李玉娴身后躲了躲,还不忘阴狠的瞪了骆清颜一眼。

李玉娴一看陆铭轩出现赶紧打圆场道:“铭轩,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你和程毅是好兄弟,看在程毅的面子上就不要和她计较了,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她。”

陆铭轩阴着脸哼了一声道:“我家小颜可比她小好几岁呢,是不是可以更加不懂事些,做错了事可以不被计较?希望李阿姨回去之后好好教育一下你女儿怎么做人。小颜可不再是以前任人欺凌的小女孩儿,她现在是我们陆家的女主人。谁如果再想要欺负她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别回头惹祸上身。如果她以后想被逐出宋家我可以成全她。”

李玉娴听着陆铭轩的话羞愤难当,她觉得陆铭轩的那些话是说给她听的,暗示她当初欺负了骆清颜,把骆清颜赶出了宋家。

宋程燕心里要气炸了,想上前理论,被李玉娴死命的拉住,说道:“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不打扰你们买东西了。”说着就拉着不情愿的宋程燕离开了百货商店。

一出门宋程燕就气愤的说道:“妈,你怎么不让我说,咱们干嘛怕他们,还要躲出来。”

宋程燕想着陆铭轩护着骆清颜的样子,想着骆清颜明**人的容貌和优雅大方的气质还有身上一看就十分高档的衣服简直嫉妒的发狂。凭什么一个农村出来的孤女混的风生水起,被自己的哥哥还有陆铭轩这样优秀的男人保护着,不就是仗着一张狐狸精一样的脸。如果没有那张妖精一样的脸迷惑住那么多男人,他们怎么会都护着她。

宋程燕心中恨的要命,骆清颜当初被她们如同丧家之犬一样赶出了宋家竟然还能勾搭上陆铭轩,陆铭轩竟然还把她娶回了家,当宝贝一样供着。最可气的是骆清颜竟然那么能生,老天真是不开眼。

宋程燕又想到自己的遭遇,她结婚已经好几年了,依然没有孩子。头两年还可以说是年轻不想要孩子,可是自己今年也已经二十七岁了,再没有孩子就该被人说闲话了,就这样婆家也已经有很多怨言了。可是丈夫是一名军人,和自己是聚少离多,想有孩子更加困难。

宋程燕已经后悔当初听爷爷和父亲的话找了一名军人结婚,军嫂的生活有多寂寞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再看自己的丈夫和陆铭轩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有陆铭轩长得英俊不说,能力更是比不上陆铭轩。骆清颜如今已经是师长夫人了,而自己在骆清颜面前矮了一大截。自己的丈夫还要靠着宋家才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李玉娴不知道女儿心里的想法,她拉着宋程燕的手不说话一直往前走想马上离开这里。她今天在骆清颜面前丢了脸面,心里岂能不气愤,但她没办法,只能忍让妥协。她现在已经不是宋家的女主人,没有了以前的权势,也没有人再奉承讨好她。她只能低调做人,保住自己的工作,保住娘家人能在京都生活下去。如果不是因为宋程毅是自己的儿子,她的处境会更加艰难。即使儿子不愿意理会自己,她也沾着儿子的光。

陆家如今如日中天,威势大盛。她已经听说了,陆铭轩强势回归军队,出任北方军区建的部队特1师的师长,风头正盛。而骆清颜也从一个农村的孤女变成了有英国贵族娘家支持的颇具身家的千金小姐。不说别的,就说骆清颜为陆家开枝散叶,三年生了六个孩子,现在又怀着一胎,把陆家一个人口凋零的家族直接变成了人丁兴旺的世家望族,这一点就没人能比得过。等过些年骆清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