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顶点中文 www.zhbiao.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陈直再次恢复意识时,只看到周围白茫茫一片,整个世界都空荡荡的,包裹在迷雾中。

    他不知道究竟是穿越成功,抑或已直接死掉。

    只听见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浪接一浪的呼喊,仿佛鬼魅在叫:

    “邪许——”“邪许!”“邪许——”“邪许!”

    前一声悠长,后一声急促。

    这迷雾中的异响令陈直好奇且恐惧,他忍不住寻着这呼喊的方向走去。

    可路并不平坦,或者说这里根本没有路。伸手摸去,到处是荆棘、芒草、棱石,把手脚都给割伤了。陈直只好趴在地上,摸着路走,因为根本看不见。

    爬着——当他来到这个新世界时,就是这样的低贱。

    爬了一阵,那“邪许——些许!”的呼喊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嘹亮,悠扬而长久地回荡在山野间,如空谷鸣锣,如夜半擂鼓,那铿锵有力的节奏震得人心潮澎湃。

    浓雾也渐渐淡了,阳光越发亮堂,陈直起身环视,发现自己身处谷底,而那熟悉的泰山上,漫山遍野的密布着几万人!

    那不是优哉游哉的游客。他们大多穿着布衣短褐、芒鞋头巾,正是古人装扮,都在一个巨大的工地里艰辛劳作着。

    几千人在砍伐着不知生长了几百年的合抱巨木;几千人扛着青石条从山脚往山顶上铺路;几千人用滚木把巨木、巨石拖到工地;几千人用斧凿加工这些木石料;几千人在山峰绝壁上掘地盖屋。

    那此起彼伏的“邪许——邪许!”声,正是这数万疲惫不堪的苦工们劳作时的呼喊。

    没等陈直搞清楚这是哪朝哪代、何时何处,便看到几个凶神恶煞的士兵向他走过来。

    这些士兵头带皮弁,身着戎衣,披挂着只能裹住胸腹的札甲;有的拿着长戟,有的拿的环首刀和钩镶,一些人还背负着弩,大约是汉朝士兵的装束。

    陈直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是原来那身,土了吧唧的冲锋衣、运动裤。他这才发现那玉璧和精心准备的背包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虽然有这个小小的意外,但成功穿越,还是让陈直兴奋异常:

    “那老头没骗我,真的穿越了!好像还是到了汉朝!”

    陈直尤其喜欢汉朝。

    那是一个文艺昌盛的黄金时代,前有《史记》,后有《汉书》,有恢弘华丽的汉赋,有柔肠百转的乐府。“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那是一个大一统的盛世,一统八荒、开疆拓土、军强国盛、破灭匈奴。“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四百年辉煌,一万里河山,造就一个以此为名的生生不息的伟大民族。

    “以有炎汉,华夏乃光。教化百代,仁义万方。文明鼎盛,终始恒强。是承天赐,岂尔庸常!”

    在这个光辉璀璨的时代,他又会创造出怎样的传奇呢?

    想到这里,陈直心中十分兴奋,忍不住跑过去,想和那些古人们套个近乎。

    然而士兵们直接把把陈直推到一边,一边说着听不懂的话,一边用武器压制他。

    陈直瞥了一眼抵在胸口的戟尖,锋利无比,明晃晃的刺眼。一股寒气直涌上心头,使他忍不住打了个颤。

    陈直乖乖地举起了双手,虽然不确定他们是否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军爷走到陈直身边——他正像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