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顶点中文 www.zhbiao.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白内障手术毕竟不是大手术,八十多岁的洪玉琼没其他病,人很健康,这王国庆无比欣慰。

    196研究所同一个人——洪玉琼紧密不可分,同国家一项重要科学研究联系在一起,她创建的新中国的196研究所,也可以说创建了一门科学。首先讲一下196研究所,由于目前仍然处于保密状态,只能简略描述一下建所过程。

    六十年代末,一项科学研究经国家有关部批准,开始在全国范围内选址,大致方向定在东北境内,当时未确定在白狼山,一个偶然事件,决定196研究所建在白狼山——关于这个偶然事件,以后故事还会讲到——内,由一支部队秘密修建,至今也很少有人知道,包括生活在白狼山区内的人,问他们“珍稀树种保护区”知道,196研究所则不知道,甚至连概念都没有。

    划定的“珍稀树种保护区”范围四百多平方公里,连绵的白狼山中一块神秘的地方,196研究所占地不大,又处在隐蔽的地方,因此更难发现它的存在,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一项世界尖端的科学研究在这里进行,安静的环境有利研究工作。

    吉普车行驶几十分钟后,有了一条细窄的山路,沿着山坡行进。李楠第一次到这地方,一切陌生而新鲜,东北山区的树木有别于南方,它们世代与冰雪搏斗,身躯健壮而挺拔。(陈毅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李楠度过这首诗,却没亲眼见到大雪压青松情景。他问:“老师,雪真能压倒大树吗?”

    “青松压不倒。”王国庆说。

    “每年都有树给雪压倒。”驾车的苗得雨说,“196研究所,一棵三百年大树去年冬天给雪压倒了。”

    “那棵大柳树?”王国庆震惊。

    “是,倒下后没有死彻底,今年春天还开了花。”苗得雨说。

    一棵柳树在一般人心里也就是一棵柳树,白狼山里它普通到没人在意它。三百年树龄也不算稀奇,珍稀树种的保护区内到处是几百年的老树。可是,它在王国庆心里,生死荣辱则特别有特别意义,因为它涉及到一个人。

    洪玉琼在户外的时间大部分在这棵柳树下度过,露出地面如一条长椅,有时坐累了,她就躺在上面,望向树冠,太阳光被树叶筛下后跳跳闪闪。她是乎心思重重,显然在思念什么。

    后来修建停机坪选址在此处——林间开阔的——时需要伐掉这棵大树,考虑到洪玉琼跟这棵大树的感情,绝对另选地址。研究所没有直升飞机,但是因工作需要——主要运送物资、设备——经常有直升飞机起落,包括此刻他们乘坐的越野吉普都是空运来的,而不是开进196研究所的。大柳树有一奇观,它的躯干有一段开裂,一棵美人松(树冠椭圆形或扁卵状三角形或伞形等,树皮桔红色,树枝横向伸展,因形若美女而得名美人松)生在其中,柳树怀抱着它,拥抱美人一起生长。

    “那棵美人松呢?”王国庆问。

    “一起倒下,不过它也没死。”苗得雨说。

    倒下的柳树有根连着可能存活数年,松树则不然,谁见过躺倒在地的松柏还苟活着呢?

    李楠听明白他们谈论一棵树,用了一个比较准确的词汇,他说:“柳抱松。”

    植物界不同树种相互拥抱而生的树,榕树拥抱紫薇,藤榕相拥,柳抱松不多见,李楠问:“它们是怎么生在一起的呢?情形看,柳树生长在先,可是松树怎么到柳树的身上去的呢?”

    “功劳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