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顶点中文 www.zhbiao.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看着一众聚焦于自己身上的目光,穆仲怀害羞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尽量使自己的表现符合自己现在的年龄。开口解释道:“我跟着师父也学过一些医术,或许能帮上一点忙?”前世的他是一位中医类院校心理学专业毕业的大学生,虽然地位很是尴尬,主修的都是心理学课程。但中医类院校基础的中医类课程都是必修的,如果不认真的话还是很容易就挂科,自己也是经过了一番努力才从及格线上飘过,避免了挂科的噩梦。再加上清溪老人为数不多的藏书之中也有几本《黄帝内经》、《金匮要略》之类的医书,自己也百无聊赖的读了几遍。两世结合起来,有些病虽然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但还是可以结合一些其他方面的知识来糊糊人的。

    谢玄拱手微拜,开口问道:“还未请教尊师名姓?”穆仲怀和穆清风躬身回拜,回答道:“家师只告诉我们他自号为清溪老人,名姓亦未曾向我们提起,实在是不得而知,还望公子见谅。”谢玄用疑惑的眼光看了看谢道韫,似是在求证两人话中的真伪。

    “我也只是有所耳闻,未曾得见真面目,但只言片语之间便可可窥见这位清溪老人乃真正的高雅之士,或许可以让仲怀小郎君一试。”谢道韫开口道。谢玄闻言,心中对穆仲怀的不信消了大半,妹妹道韫自幼聪慧,素有识人之明,能被她看重的人必有不凡之处。却还是有一些犹豫,母亲阮氏所居之处毕竟是谢氏内宅,少有外人进入。虽然叔父谢安早有书信交待,对于眼前的两位穆氏少年,一切待遇皆如谢氏子弟,但毕竟两人不是真正的谢氏子弟,内宅还是不能随意进出的,两人之前安排好的住处就是外宅的一个单独的院落之中。

    想起母亲阮氏苍白的面容,谢玄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道:“还请两位随我去看看家母吧,我自为两位引路。”吩咐仆役将穆仲怀和穆清风的行囊先送到安排好的住所之中,便带着穆氏兄弟、谢道韫和小丫鬟画儿向阮氏的住所走去。谢道韫故意走在后后面,趁前面的谢玄不注意,偷偷贴近穆仲怀的右耳说了句。“穆小二,你要是看不好的话,我就把你做的诗让着建康的大族子弟都知道。”听到这威胁,穆仲怀不禁打了个寒颤,硬着头皮跟在后面。

    谢道韫之父是谢奕,曾为桓温幕府司马,官至安西将军、豫州刺史。是东晋大臣,太常卿谢裒之子、太傅谢安长兄。谢奕一辈兄弟六人,谢奕为长兄,二弟谢据早逝,三弟谢安现任吴兴太守,四弟谢万生于晋明帝泰宁元年,于晋升平五年,也就是穆清风打虎的第二年和王羲之同年因病离世,时年42岁,追赠散骑常侍。五弟谢石,字叔石,号少患,生于晋成帝咸和二年,现年三十七岁,赋闲在家,府中大事多由其做主。六弟谢铁,字铁石,现在任永嘉太守,所以也不在府中。

    谢奕为人粗放,少有名誉,初任剡县县令,后入朝为吏部郎,又出为晋陵太守。与此时率水师进驻合肥,准备北伐的扬州牧、南郡公桓温关系莫逆。永和元年桓温升为安西将军、荆州刺史,将要西去赴任之际,任用谢奕做司马。谢奕到荆州以后,还很看重和桓温的老交情,到桓温那里作客,头巾戴得很随便,长啸吟唱,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桓温常说:“这是我的方外司马啊!”谢氏一族自谢奕一辈,父辈谢裒,祖父辈谢衡,曾祖父谢缵崛起不过三代,较朝中的王、郗、庾等顶级大族以及此时正炙手可热、权势滔天的桓氏一族还有一段距离。直到谢安为相后,在淝水之战中凭借侄子谢玄所组建的北府军将意图南侵的前秦帝国一站覆灭之后,才成为东晋之中仅次于皇族司马氏的顶级世家,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对于现在才刚刚出仕的谢安来说还太遥远。

    尤其是升平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