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舒似有所思,“城主所言……”

    “文老闭关太久,有所不知。”

    郑定神色凝重,“这尸血魄只有尸王才可能凝结出来,最是恶毒,但凡沾到一点就会被它影响,进而魂魄被夺,最后变成尸毒人,传播尸毒,贻害无穷,而且没有解药可救,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道友不要看里面蕴含诸多道力就留下参悟,若不及早丢弃,将来必受其害啊!”

    文一远忙不迭的点头,“是啊,族老你怎么把它留下来了,唉。”

    军士们也在恳求,“求你快拿走吧,会给我们天兴城带来灾祸的。”

    “我们看都不敢看。”

    周舒看着他们,很快明了原因。

    五饕界的修行者看不到尸血魄里的死机,也无法镇压,的确容易受到影响,进而变成尸人,但对周舒来说,这点毫无问题,他了解生死法则,更知道如何压制里面的力量,有轩辕剑在,放在炼妖壶也没问题。

    “我很快会解决掉。”

    他淡淡一笑,转向郑定道,“城主,这番可信了?”

    “信了,信了,文老大才,我等刚才太莽撞了,实在对不住。”

    郑定只是点头,不敢再有半点质疑,连雄踞一方谁都不敢惹的尸王都杀了,带着血魄还没有受到影响,这等神人完全不是自己能比的,再怀疑怕是不想要命了,再说了,怀疑又有什么用。

    周舒满意的点了下头,“可算大富贵?”

    “算的算的。”

    郑定眼中一亮,涌出许多光彩,那流沙黑井当然是极好的资源,但他们想得而不可得,如今竟然可得,这还不算大富贵,那还有什么能算,但也有些疑惑生出来,“那些……文老不打算自己要么?”

    周舒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道,“我闲云野鹤惯了,待不了多久,给族人们留个后路便好。”

    郑定看了文一远和文宁一眼,点头道,“明白了,文老如此修为,是注定要升仙的,请文老放心,得到了这番富贵,我郑定可以保证,文家一定能在天兴城延续下去。”

    周舒摆了摆手,“呵呵,那我也就放心了。”

    郑定行礼道,“文老,请进城吧。”

    周舒摇头,“我还没有交费啊,规矩就是规矩,不可乱破。”

    郑定连忙道歉,“文老休要取笑,连尸王都斩杀了,天兴城又有什么规矩可以限制文老?文老随意来去,天兴城绝不阻拦,请进城吧。”

    周舒笑了笑,往城内走去,没走几步就顿住,“那处富贵?”

    郑定拱手道,“我立刻就带人去,也不劳文老多跑一趟,地方我们都知道,不过暂时款待不了文老,我担心被其他人抢了先,那就麻烦大了。”

    周舒取出一张玉符,淡然道,“也好,带着它,不然你们找不到的。”

    郑定接过玉符,仔细的看了一回,眼神仍是迷茫,只点头道,“多谢文老,我等去了。”

    周舒似有所思,连简单的破障符都看不出来,那郑定不像是了解阵法的样子,也就是说,高塔中驱散死机的阵法的布置者,或是另有其人?

    数天后。

    周舒独自走在城里,颇是悠闲。

    流沙黑井已经被郑定收取,但如此大事,天兴城里知道的人却不多,大约是郑定和他的天兴军把消息控制得很严密,没有一点消息传出去,城内也没有出现任何混乱,一切如常。

    而周舒和文家两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