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河东脉,逆河宗天空震颤,随着血祖那磅礴的身躯拔地而起,惊天动地的气血,在他的身上扩散出来,直接将苍穹染红。

    他的目中带着仿佛累积了无数岁月的疯狂与仇恨,全身气势不断地爆发,整个人化作一道似乎要去切割天地的长虹,直奔……通天岛!!

    速度之快,一路直接轰鸣无尽,所归之处,大地山脉坍塌,地面被震的碎裂开来,通天海更是仿佛有一把利刃,骤然斩在了海面上,使得从通天东脉直至通天岛,这两点之间的海面,在轰鸣中被分出了一道巨大的长线!

    这长线深入海底,如同将大海分割开来,一路横扫,似通天海水都只能让路!

    强悍如天尊,此刻也都面色变化,他要去追击白浩与白小纯的脚步,因血祖的苏醒,因这滔天气血的降临,不得不停止下来!

    与白小纯不同!

    血祖虽也是不死卷大圆满,可他没有半点修为加持,凭着的就是不死卷那强悍的肉身之力,而更惊人的,则是他的血脉……他是魁皇一脉的血统,这就使得不死卷在他身上,所爆发出的力量之强,超出了白小纯!

    毕竟这不死卷,在最早的时候,就是一代魁皇为了其子嗣遗留!

    同时,血祖毕竟成名多年,在不死卷上的气血深厚程度,也非刚刚大成的白小纯可比,那是无尽岁月积累而成,甚至他在魂飞魄散时,其肉身的气血,看似沉寂,可却一样在岁月中,不断地沉淀下来。

    这万年以上的沉淀,在这一刹那滔天爆发,不再是寻常的半神,而是无限的接近半神大圆满的程度,其散出的气息之强,就算是通天道人,也都无法不动容!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偏偏血祖在苏醒的那一刻,他已然感受到了白小纯的存在,他更是通过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方法,凭着血脉之力,感受到了守陵人的计划。

    这计划,与他当年死亡时,守陵人所说的有些不同,可他不在乎了!

    “守陵人选择了他……也好……”

    “我本就愧对先祖,本就不是适合带着所有人走出这片世界……去完成先祖的遗愿……我只想与灵儿平凡的度过一生……”

    “是这天尊,在我面前斩杀了灵儿,我如今苏醒……可也在这世间存活不了多久,既如此……我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杀了天尊!!”血祖哭着笑着,目中越发疯狂!

    “即便我杀不了他……也要阻止他去毁灭守陵人的计划,阻止他去……掌控灵儿融入的世界之宝!”血祖身体轰鸣间,竟有火焰蓦然燃烧,他赫然是……燃烧自己的一切,换来更强的战力!

    “我只遗憾……这一次的苏醒,只是感受到灵儿的分魂在北脉世界之宝中,可却沉睡……”血祖侧头看了一眼北脉,转身时,他的速度更快。

    轰鸣中,血祖好似化作了燃烧的巨人,战力不断地爆发中,突破了半神大圆满,无限的接近……准天尊!

    直至他的目中,在这极致的速度下,看到了通天岛,看到了站在通天岛的天空上,背后有一只四脉为骨,海水为肉的巨大手掌的……天尊!

    “天尊!!”血祖咆哮,悍然冲去!

    天尊眯起双眼,目中一样露出煞气,更是心烦气躁,他心底对于守陵人的恨,已经无法形容,实在是这些年来,守陵人虽修为日渐虚弱,可其心机之深,各种计算的结果,每次都让天尊这里狼狈不已。

    那种一次次打断自己即将成功的希望,让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