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圣皇朝的天尊,哪怕如此明目张胆的阴了白小纯,可表面上,司马云华的神情依旧是微笑,甚至仔细去看,还可以看到他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丝歉意。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刻意表露的,在其内心,此刻真实的只有冷笑。

    在他看来,想要度过这第十八关,凭着他与古天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除非是有人愿意牺牲一下,吸引那些神智不高的沙土巨人的注意,如此一来,有古天君的凌厉剑气,再配合他司马云华的大范围术法,如此一来,才有成功的可能。

    实际上在这之前,他就已经想过很多个办法,可都没有什么作用,这些沙土巨人虽心智不高,可这十八关内一切阵法禁制,都全部失效。

    至于找一个半神进来,也坚持不了多久,思来想去,似乎只有白小纯最为符合要求。

    “这也怨不得我,谁让你贪心这第十八关的奖励,以及度过十八关的成绩呢。”司马云华心底感慨,一边施法,一边看着白小纯,就如同他之前断定白小纯一定不会拒绝一样,此刻的他,也同样判断这白小纯一定会去拖住那些沙土巨人。

    因为大家都不是寻常的修士,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算有再大的仇怨,也都会理智的去先将眼前的事情解决掉,该拿的利益,自然不会放手。

    而司马云华也确定,自己虽有利用之意,可若真的成功的话,承诺的那一份,不可能不给。

    这么一想,司马云华的笑容更真诚。

    白小纯看着司马云华的笑容,心底冷哼一声,实际上若白小纯想离开,那太容易了,不过在看到司马云华的笑容,以及远处古天君目中的讥讽后,白小纯改了主意。

    “这两个老贼,你家白爷已经对你们很仁至义尽了,之前我都是针对广目他们三个,对你们两个只是加大了难度,没有去让你们绝望。”

    “结果现在,你们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白小纯很清楚,若自己没有获得残扇的两成权限,那么这一刻的自己,将被动到了极致,离开又无法离开,摆在眼前的只能是坚忍,而最终就算是成功了,自己不死也要重伤。

    哪怕对方给了他三成这第十八关的奖励,可又有什么用处,无论是后面的十九关还是二十关,白小纯都会因这一次的伤势,以及二人的排斥,从而被阻挡在外。

    “这也就罢了,他们两个如果和我实话实说,我还能勉强在心里接受一些,如此明目张胆的利用,真以为我白小纯好欺负啊!”白小纯眯起眼,身体急速后退,四周那十尊沙土巨人咆哮,不断地轰击下,白小纯也感受到了,除非是动用一些神通,否则的话,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在我的地盘,敢这么坑我!”白小纯深吸口气,放弃了要离开的想法,他琢磨着就这么走了,太便宜这两个家伙了,于是发出一声低吼,身体不再后退,直接就向着四周来临的十尊沙土巨人,撞击过去。

    与此同时,他与这残扇冥冥中的联系,也大范围的展开,其身体四周都出现了波纹扭曲,在他的身体与那些沙土巨人撞击的刹那,这些沙土巨人竟一个个目中有瞬间的茫然。

    茫然过后,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白小纯发出一声惨叫,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踉跄的退后几步。

    “不行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这些巨人太厉害了,我受伤了,我要死了。”白小纯惨叫中,直接就倒了下来,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那些沙土巨人,竟似乎真的认为白小纯已经陨落般,看都不看一样,在那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