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久天尊盯着白小纯,没有说话,白小纯也不再开口,与灵久天尊目光对望,二人的沉默,使得整个大殿更为压抑,似乎有两股风暴在二人身上卷起,无形的碰撞。

    难受的,就是中间的这十个半神了,而最难受的,则是紫林侯,他这一次是真的要哭了。

    而在场众人里,唯一轻松的,就是巨鬼王,他一路看着白小纯的表演,直至此刻,都觉得不可思议,那让他无可奈何的紫林侯,此刻脆弱的就如同蝼蚁,要知道,这里可是圣皇朝,紫林侯的身后也有天尊。

    可偏偏,白小纯的每一句话,都占在了道理上,使得那灵久天尊,竟无法反驳,可就在巨鬼王这里心头暗自得意时,忽然的,灵久天尊的目光,从白小纯身上挪开,落在了巨鬼王身上。

    “收押可以,尘都子,你去上任,神罗州大尊!”灵久天尊话语一出,大殿内十个半神里一个胖子,此刻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心底骇然如掀起大浪,暗道你们神仙打架,与我何干有心拒绝,可眼看灵久天尊那如铁青一般的面色后,他身体颤抖,只能硬着头皮抱拳谢过。

    至于其他人,此刻都心中同情,可却打定主意,远离这尘都子。

    而紫林侯则身体一颤,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面色苍白,目中无神,身体越发的哆嗦起来。

    白小纯眉头微微皱起,他承认这灵久天尊的确有些难对付,此人竟没有纠缠对于紫林侯的收押,而是锁定在了巨鬼王身上,显然其目的是打算永远的撤掉巨鬼王的大尊身份,而且看其样子,怕是用不了多久,还会有其他手段去打击巨鬼王。

    “老狐狸!”白小纯内心哼了一声,传出话语。

    “紫林侯的事情,仅仅是关押还是不够,此事关乎一州得失,关乎圣皇朝万万子民安危,关乎圣皇陛下的信任,还是本尊亲自去拷问一番好了。”

    “若这紫林侯含冤,本王给他清白,可若他的确通敌叛国,本王相信,此人绝非独自一人,他的背后必定还有其他同党!”

    “圣皇陛下让我镇守这第二仙域,我便还圣皇陛下一个第二仙域的青天!”白小纯袖子一甩,目中带着狠辣,虎视眈眈的望着灵久天尊。

    这一刻,原本就受到了打击的紫林侯,听到了白小纯的话语,身体直接就瘫了下来,目中已绝望了。

    而其他半神,也都纷纷心惊的屏住呼吸,人人自危,他们自然听出了白小纯的威胁,可以说只要紫林侯在手,那么白小纯想要拿下谁,都可将大义扔出,直接出手,就算是事后被证明是被冤枉了,可那又有什么作用,时间已过不说,在被关押的过程中,太多的意外会发生。

    甚至此事对白小纯而言,不说无损也都相差无几,他毕竟是天尊,最多被责罚几下,他承认自己看错了,圣皇又能拿他怎样怕面上还得勉励几句尽忠职守呢。

    白小纯的言辞,已经将这威胁,说的很是彻底,你灵久天尊只要敢动巨鬼王,好,那我白小纯也动你的人,甚至我最后还可能去动你,哪怕作用不大,可却能恶心你。

    我不但恶心你,我还去祸乱你整个第二仙域,让第二仙域人心惶惶,反正我自己一人,我是天尊,这里又不是我家,你能奈我何!

    这一切,都是白小纯表露出的,灵久天尊气的浑身发抖,他的目中首次出现了杀机,白小纯的手段,与污蔑紫林侯的方式一样,都是简单直接,粗暴无比,咄咄逼人之下,明着去威胁!

    若是换了灵久天尊,他绝不会如此,而是讲究技巧,将圣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