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天过去,关于紫林侯与巨鬼王之间的事情,在这京州城内没有掀起什么风浪,很快就平息了,甚至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巨鬼王曾经在前段日子,被撤下了大尊的职位。

    即便是紫林侯那里的传闻,也很快就消散了,当白小纯与灵久天尊达成了一致后,整个第二仙域内圣皇朝的力量都在发动,将此事的影响,彻底抹掉。

    在外人看来,第二仙域似乎一片祥和,可只有各州的大尊以及京州城内的那十位半神,才清楚的知晓,在这平静下隐藏着一股什么样的风暴。

    这风暴的核心,就是白小纯与灵久天尊,在众人看去,这根本就是两尊神祇,他们的不合,进而会形成的爆发,是让所有人心头震颤的恐怖。

    没有人会知道,这风暴何时会爆开,或许很快,或许还需要一些时日,可他们深刻的明白一点,爆……是一定会爆的!

    在这压抑中,但凡是知道白小纯与灵久天尊矛盾之人,平日里都极为谨慎,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成为了引爆这两大天尊的导火索。

    同样的,在白小纯与灵久天尊的矛盾,于小部分人中传开,众人心底慌乱时,在这京州城内,有一个老者,始终在关注这一切。

    这老者平日里喜欢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坐在一处客栈的二楼,临街的桌子旁,每天都是清晨到来,在那里喝着酒,望着外面的天空。

    没有人知道此人叫什么名字,可从他身上透出的一股淡然之意,能隐隐看出,此人的修为,似很是不俗。

    而他目中的睿智之芒,也使得一切想要试探他的别有目的之人,纷纷放弃,实在是这老者的目光,看似平静,可暗中藏着的锐利,似能看透人心一般。

    这绝非寻常修士能具备,这必然是一位掌握无上权势之人,日久天长之下,才可养成的气势。

    他,正是大天师!

    原本他准备去找巨鬼王,可当他到了神罗州后,却发现巨鬼王已经不是大尊了,这才来到了京州城,虽不是亲眼看到了白小纯反击的一幕,可他通过蛛丝马迹,通过巨鬼王的官复原位,通过紫林侯的黯淡,已经基本判断出了事情的全部。

    对于白小纯的手段,他虽有些哭笑不得,可心底深处,还是颇为感慨,实在是在他的心中,白小纯于这权谋上的天赋,可圈可点。

    如今外界虽看似一片平静,可身为曾经魁皇朝大天师的他,又岂能看不出来这平静下的风暴,所以他没有重寻巨鬼王,而是居住在了京州城内,在这里,一方面观察白小纯,一方面则是观察整个京州城,这第二仙域的权力核心之地。

    直至这一天晌午,坐在客栈前的大天师,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目中慢慢闪过一抹精芒。

    “时间也差不多了……”喃喃中,大天师站起了身,离开客栈后,直奔白小纯的府邸而去!

    如今的白小纯,没有去关注外界的一切事情,他几乎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研究那残扇令牌上,随着修炼,这令牌内的气息越来越少,可随之而来的,则是令牌内升起的一丝丝吸力。

    这吸力无法撼动外界物体,只是白小纯纯粹的感觉,这一点让他心神震动,越发觉得这令牌,或许真的就是开启扇子的关键之物。

    所以在研究上,就更为认真,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在府邸外,有人刻意的散出了一缕让他觉得熟悉的气息。

    这气息被白小纯察觉的刹那,白小纯猛的睁开眼。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