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纯眨了眨眼,心跳莫名的加速了一些,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实在是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对这个公孙婉儿施展了轮回过去经后,此女居然会出现那么奇怪的反应。

    “难道说我自创的这个神通,有什么致命的破绽!”白小纯立刻紧张,实际上这件事情他早就觉得匪夷所思了,每次一想到若是轮回过去经,具备了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特殊作用,一旦传出去,怕是名气都有损,他就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我要创造的,可是大神通,大术法啊!”白小纯深吸口气,不愿去深思这个问题,他琢磨着更大的可能性,是与公孙婉儿的记忆有关。

    “一定是这样,我白小纯为人正直,创造的功法自然是堂堂正正,岂能这么歪门邪道。”白小纯安慰自己一番,又看向公孙婉儿的行宫,心底也在迟疑要不要进去时,行宫的大门,竟无声无息的自行开启。

    白小纯呼吸顿时急促,看了看行宫大门,又看了看天色,心底更为纠结,最终他长叹一声。

    “罢了罢了,为了云海州的千万子民,为了我通天世界的所有人们,我白小纯又岂能在意自己的得失!”白小纯狠狠一咬牙,大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神色凝重,步伐沉重,一步步向着行宫走去。

    心底深处,更是产生了一股悲壮之意,渐渐地走入行宫,看到了在那行宫深处,坐在那里,穿着一身粉色宫装,面无表情的公孙婉儿。

    似乎这一刻的公孙婉儿,与之前开口说出小哥哥时,已不是同一人,她冷冷的盯着白小纯,目中深处带着一抹寒芒。

    “除非你能永远使用你那卑鄙的术法,否则的话,只要你再对本宫用一次,我立刻发动北部所有力量,灭你云海州!”公孙婉儿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瞬间就让白小纯目中寒芒一闪,更是修为运转,实在是这一刻的公孙婉儿,给白小纯的感觉,似是曾经的鬼母!

    “你可以怀疑本宫的坚定,也可以去尝试一下看看。”公孙婉儿目光依旧冰寒,可那语气内蕴含的果决,好似斩钉切铁。

    白小纯皱起眉头,实在是眼前的公孙婉儿,与鬼母太像了,让他忍不住去怀疑,这公孙婉儿融合了鬼母后,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在他感觉,对方的性格似也变的有些陌生了。

    “不过对于这种冰冷性格的,我还是有些办法,当年宋君婉与周紫陌,一个个都很冷漠。”白小纯眨了眨眼后,神色瞬间肃然无比,看了眼公孙婉儿,他慢慢的背起了手,一股铁血之意,在其身上轰鸣爆发。

    随着爆发,他整个人的气势也都与之前不同,目光深沉的同时,声音也带着一抹天尊的至高无上之意,在这行宫内回荡。

    “你的确可以发动北部之力,灭我云海州,可白某当年尚是半神,就能擒你一次,如今……你说我能不能做到再擒你第二次!”

    不等公孙婉儿开口,白小纯话语再次传出。

    “而白某今天来此,不是与公孙婉儿你争执这些没用的话题,我云海州炼灵冠绝天下,圣皇朝内已声名赫赫,你北部数州,对于炼灵一样有所需要,只不过之前我云海州封锁,使得你北部之修,无法接触!”

    “今天,白某是准备开放云海州,与你商谈,并非是来恳求与哀求!所以你的姿态,也不要太过!”白小纯言辞如同利剑,将自己的需求改变,换成了是公孙婉儿的需求,这番话语一出,公孙婉儿目光更为犀利。

    “笑话,你拿了我手中一州,居然还这么一副好似施舍般的姿态,白小纯,你莫非修坏了脑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