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网内,因苍穹被覆盖,使得整个世界都昏蒙蒙一片,光线很暗,在凡人眼中如同傍晚时分,可在修士的目中,尽管四周朦胧,可依旧能看清所有。

    只不过此地的诡异,大地的灰色,无论是山脉还是植物,所有的一切都如同尘埃的景象,使得除了白小纯与公孙婉儿外的其他天尊,都不适应。

    毕竟这里的诡异程度,哪怕天尊,在首次接触时,也都觉得心惊肉跳,尤其是与玄九郡类似,在这蜘蛛网内,存在了一些没有化作尘埃的村子、城镇,其内的修士与子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处处透出让人心惊的气息。

    这一切,都让除了白小纯与公孙婉儿外的众人,需要一些时间去判断与适应,唯独白小纯与公孙婉儿,因之前玄九郡的经历,在这蜘蛛网内,虽不能说是如鱼得水,可却早已习惯,此刻刚一降临,就各自散开,朝着不同的方向,呼啸远去。

    这里毕竟不是玄九一郡之地,而是几乎大半个第二仙域,包含了至少七个州,内部范围之大,难以形容,而如此磅礴的范围,去寻找一个重伤的主宰分身。

    这件事的难度,也随之增加了太多,不过他们加在一起,十二位天尊,这股力量可以说是凝聚了永恒仙域的全部巅峰之力,每一个天尊的神识全力扩散,都可覆盖很远,尤其是此地随着主宰分身的重创,随着之前两大太古的出手,那股能影响神识的波动,也都好似无根之木,弱了好多,这就使得众人集中在这蜘蛛网内,全力搜寻,找到主宰分身的希望,也不是不可能,最多就是时间长短罢了。

    此刻随着白小纯与公孙婉儿散开,古天君等人也都目光一闪,各自选择一个方向疾驰,广目天尊等人也是如此,大家各凭机缘,若一人能成自然最好,如果不行的话,还可以彼此传音联合出手。

    显然邪皇与圣皇一样,因对这件事志在必得,不想麾下天尊因利益而拒绝联手,从而错失良机,所以在奖励上,只要能得到,那么雨露均沾,所有人都有赏赐。

    可以想象,一旦有人找到了主宰分身,那么双方天尊的争夺,将会极为激烈,只不过此地太大,所以也存在了太多的变数。

    此刻的白小纯,就在天空上呼啸前行,他的神识已然散开,横扫四周天地,寻找主宰分身的痕迹与波动。

    “那毕竟是主宰分身,哪怕被重伤了,可这也只是邪皇与圣皇的说法而已。”白小纯一边前行,一边心底琢磨,实在是与其他人比较,他与公孙婉儿,可是亲自感受过那位主宰分身的可怕程度。

    到现在白小纯闭上眼,都可在脑海里浮现出那一掌之下,整个玄九郡灰飞烟灭的可怕画面,而他更是猜测,这主宰分身只差一丝就可到太古后期,极有可能这所缺的一丝,就是被自己用永夜伞吸走的那部分生机。

    “如果这大蜥蜴真的到了太古后期,怕是邪皇与圣皇,此番也都会极为狼狈……”白小纯想到这里,越发肯定了这主宰分身怕是对自己的恨,要比其他人强烈太多。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它在我家门口去这么做。”白小纯也觉得有些委屈,可却没办法,此刻打定主意,只要找到这大蜥蜴的踪迹,自己就立刻传音,找人过来一起对付。

    至于吃独食的想法,或许其他人有,可白小纯这里没有丝毫念头,他甚至还想着,最好是邪皇朝的人发现,这样的话,有他们在前面试探一下,才可判断出这主宰分身如今的具体战力。

    这么一想,白小纯在搜寻上,也就没有了那么大的热情,此刻以安全为主,在这呼啸间,神识虽散开着,可却没有固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