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纯尝试了一下防护的程度,立刻大笑起来,随后目光火辣的看向自己的木剑,这木剑是他入门时拥有,伴随到了现在,经历两次炼灵。

    “以这枚玉佩的防护程度来看,我把这小木剑第三次炼灵后,威力一定非比寻常!”白小纯微微一笑,开始对这小木剑进行炼灵。

    随着银光闪耀,当龟纹锅内的光芒消散时,出现在白小纯面前的小木剑,其上第三道银纹刺目,好半晌才慢慢黯淡,与此同时这把木剑的样子,也随之改变了一些,比之前长了一指,且木纹的脉理近乎完全的紫色。

    甚至还有阵阵奇异的香气散出,只不过这香气很怪,味道口鼻内,开始是香甜,可很快就会让人神智恍惚。

    白小纯身体一震,双眼恢复清醒,吃惊的看着这把小木剑,将其缓缓拿起,立刻发现这小木剑的重量,居然比之前多了数倍,拿在手中如同一块沉重的岩石。

    他双眼一闪,将这小木剑放在面前仔细去看,目中渐渐露出深思。

    “这把木剑的材质,应该是不算少见的沉云木,这种沉云木只需炼化七七四十九天就可成为炼器的材料,且可大批量炼制。”白小纯喃喃低语,目光在这小木剑的纹理上扫过。

    “紫色的纹,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此剑炼灵多次后,已出现了要变异的迹象。”白小纯闭上眼,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所学的草木知识里,关于沉云木的所有信息。

    许久,当他睁开双眼时,目中露出期待,右手掐诀一指小木剑,顿时此剑乌光一闪,在其内隐隐可见紫芒闪烁,一瞬飞出,眨眼间就穿透木屋,甚至飞跃出了院子,到了十多丈外,直接刺入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无声无息,这把小木剑就穿透进去,居然在那大石内绕了一圈,又穿透出来,眨眼回到了白小纯的面前。

    剑身没有丝毫破损,反倒是有阵阵锐利的气息,若隐若现。

    白小纯精神振奋,又仔细的把玩了一下小木剑,将第三道银纹再次涂抹掩饰后,这才推开木屋的门,他深吸口气,正准备意气风发一番,可一想到两个月多后的香云山小比,觉得还是不稳妥。

    “不行,这点本事估计还不够,那些人一个个必定非常凶猛,我还要多准备准备才好。”白小纯一咬牙,想起了紫气驭鼎功内介绍过的两种境界。

    举重若轻,举轻若重。

    这两种境界是修行紫气驭鼎功时会出现的通明之法,若能修行到极致,便可以演化出一种叫做紫气化鼎的神通。

    如今的灵溪宗南岸,紫气驭鼎是基础的功法,几乎人人都修炼,只是能修出举重若轻的不是很多,第二个境界举轻若重的则更为少见,至于修到极致,演化出紫气化鼎神通,就更少了。

    即便真的有明悟紫气化鼎的,也大都是紫鼎峰的弟子。

    “举重若轻……唯有达到了这种驭物的境界,才可以让我的把握得到大幅度的提高。”白小纯想着功法内的介绍,低头看着手中的小木剑。

    他当年与许宝财那一战时,被监事房以及火灶房的众人错认为明悟了举重若轻,此刻回想起来,白小纯脑海有种模糊的灵光一闪而逝。

    “我之所以被认为明悟了举重若轻,是因操控着小木剑的游刃程度,可这里面大半的原因,是小木剑自身炼灵后的威力不俗造成。

    实际上,我在操控木剑的方法上,并非娴熟,更说不上举重若轻……”白小纯皱起眉头,索性盘膝坐在院子里,低头望着木剑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