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气化鼎!”侯云飞与杜凌菲,同时惊呼,二人神色内都露出更强烈的震撼。

    尤其是杜凌菲,她已然掌握了举重若轻,清楚的知晓这紫气化鼎的难度,那是整个南岸,即便是紫鼎山也都没有多少人能掌握的神通。

    轰鸣间,这巨大的鼎,直接与那厉鬼砸到了一起,地面都震动了一下,那厉鬼发出凄厉之音,身体瞬间崩溃,化作无数黑气向着八方扩散,露出了其内奄奄一息的陈越。

    陈越鲜血喷出,身体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他苦涩的望着那消散的大鼎,喃喃低语。

    “紫气……化鼎……”说完,他挣扎的看了白小纯一眼,身体不动了,气绝身亡,他之前施展秘法,本就五劳七伤,此刻被紫气化鼎破了神通,就连饲养的厉鬼都碎灭,他又岂能继续活下去。

    直至死亡,他都睁着眼,望着白小纯。

    白小纯眼看陈越死亡,身体一下子松弛了,体内灵气消耗太多,以至于头都晕了,仿佛泄了气的球,站在那里瑟瑟发抖,身体摇摇欲坠,他的面色惨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击杀了所有人。

    回想方才的一幕幕,白小纯只觉得口中一甜,鲜血再次溢出。

    “我流血了……我……我差点就被干掉了!!”白小纯觉得全身上下都痛,尤其是肩膀更是抬起时剧痛难忍,皮肤很多地方都被烧焦,那种丝丝咧咧的疼痛,让白小纯想起之前的战斗,后怕的哆嗦了。

    “我……我怎么就回来了……刚才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小命就丢了……我白小纯稳妥了小半辈子,这次怎么就冲动了呢……”白小纯正后怕的有些后悔时,忽然的一个具备惊人弹性,凹凸有致,甚至带着处子幽香的娇躯扑了过来,直接到了他的怀里,正是杜凌菲。

    白小纯一愣,立刻表情肃然,一把抱住杜凌菲,淡淡开口。

    “杜师姐不怕,有我白小纯在,任何人也休想伤害你一丝一毫!”说着,他的手不知觉的摸到了翘起的地方……

    “谢谢你,谢谢你……”杜凌菲激动,眼泪流下,等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在白小纯的怀中,也察觉到了身后多了一只乱摸的手,脸顿时红了,赶紧退后几步,嗔怒的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干咳一声,心中颇有回味,暗道这杜凌菲不愧是南岸五大美人之一,单单这身材,就足以傲视天下了。

    此刻侯云飞神色古怪,干咳一声,笑着看向白小纯。

    “白师弟,以后有的是时间去回味,落尘家族一定还会出动下一批追杀者,这一次,估计将是除了筑基老祖外的最强者,我们要抓紧时间逃走。”

    白小纯一听此话,顿时心颤,方才这些人,他拼了一切才胜出,一想到对方还会出动更多个如陈越般的强者,白小纯哆嗦了,面色惨白,四下乱看后,缩着脖子赶紧点头。

    “对对对,快走,我们赶紧逃!”他说着,立刻就向前跑去,这一幕怕死的样子,与方才的铁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可杜凌菲却不觉得厌恶,反倒觉得可爱,于是也跟了过去,看向白小纯时,想起对方救下自己以及方才铁战的一幕幕,目中神采更多。

    侯云飞摇头,将落陈家族的族人身上的储物袋都拿走,追上白小纯,递给了他。

    “白师弟,这些是你的战利品。”

    白小纯也没细看,扔到了怀里,此刻他控制不住的哆嗦,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命。

    落星山脉内,落陈家族地下的地宫中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