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的心思,白小纯一眼就看了出来。

    “这家伙,不会是又在想着要压我一头的事情吧……”白小纯眨了眨眼,觉得很好玩,琢磨着以后这宋缺知道了自己就是白小纯……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想到这里,白小纯觉得自己邪恶了。

    “罢了罢了,我毕竟是他姑父,又心地纯良,就不现在告诉他那残酷的真相了。”白小纯感慨中,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好人啊,尤其是对宋君婉,忠贞不渝,好的都没话说了,这真是爱屋及乌啊。

    “行了,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好好修炼。”白小纯交代一句,让周一星安排,这宋缺,继续作为灵仆。

    宋缺深吸口气,赶紧恭敬的抱拳深深一拜,心底很是感慨,琢磨着自己抱住了白浩这条大腿,白小纯算个屁!

    于是虽觉得阵营不同,可还是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委曲求全,都是为了活下去,这么想着,他也就坦然了。

    打发了宋缺后,白小纯在这院子里四下看了看,很快的,深夜降临,随着天边已黑,这整个冥河禁地,也都寂静下来。

    往常魁皇城在这个时候,才算是热闹的开始,哪怕是监察府内安静,可外界的喧闹,还是能隐隐传入。

    可在这里,不管是内外,都安静的不得了,这就让白小纯有些不太适应,于是一拍储物袋,取出魂塔,白浩从魂塔内一晃飞出,站在了白小纯身边。

    “师尊,这冥河禁地,我觉得与炼魂壶内似乎有些相似……这里的气息,似死似生,很是奇异,尤其是对魂,有很好的滋养作用。”刚一出现,白浩就立刻察觉到了此地的特殊,看向四周后,向着白小纯低声说道。

    “还能滋养?”白小纯闻言看了看白浩,发现白浩的魂体,似乎比往常看起来,更凝实了一些,立刻高兴。

    白浩也有惊喜,点了点头后,盘膝坐下,深吸口气,顿时这四周的某种白小纯看不到,可却能感受到的气息,就云涌而来,融入白浩体内。

    白小纯觉察到这一幕,更为喜悦,琢磨着此地虽然无聊,可既然对浩儿有帮助,那么自己或许可以在这里多住一些日子。

    在白浩修行时,白小纯也神识散开,覆盖整个冥河禁地,此地实际上范围不是很大,整个冥河禁地,实际上就是一处高地,军营修建在最高的一片区域里,而顺着坡路下去,可以看到远处,有一片干枯的河道。

    这河道,正是每当凌晨到来后,冥河显露的地方,白小纯远远看了看,这才收回目光,也盘膝坐了下来,一边守护自己这弟子,一边在脑海里,却反复熟悉炼制十八色火的步骤,争取让自身在炼制十八色火上,成功率更高一些。

    时间流逝,很快的,凌晨即将到来,周一星也在安排了宋缺的事情后,外出与武道沟通了一番此地的防护,回来时,眼看白小纯与白浩打坐,于是也坐在了一旁,盘膝守卫。

    渐渐的,天色越发黑暗,已经完全吞噬了光明,只有星光与月色洒落,就在这时,忽然的,院子外传来敲门声,白小纯缓缓睁开双眼,看去时,周一星快步走出,将院子门打开,武道走了进来,向着盘膝坐在院子的白小纯,抱拳开口。

    “白大师,一会儿冥河显露,此事虽对我们这些粗人而言,每天可见,但估计对白大师来说,还是首次……可不要错过了。”

    “的确还从没见过,武道友,留下陪白某一起看看?”白小纯笑着邀请,武道闻言欣然,坐在了白小纯的身边,介绍起来。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