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川这边收拾完后,炊事班长也把鸡汤送了过来,孟川拿上东西,开上车就往医院赶。

    到了医院,小张和李雅是等待已久了,毕竟马上就要吃到美食了,这诱惑可真的不小。

    孟川一进门,见到两人都在,笑了声,“正好,都在啊,那就趁热喝吧,我给你们炖的老鸡汤,补血补气,味道也不赖,你们抓紧时间喝点。”

    小赵伤着腿了,不能随便动,但是李雅可没事,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孟川这里接过保温盒。

    李雅先是给小张舀了一碗,然后又舀了一碗递给孟川,“你也喝点吧。”

    孟川摆摆手,“你们喝吧,我吃过饭了。”

    李雅见着孟川真不吃,那可就不客气了,端着碗就对老鸡汤展开了攻势。

    两个女人对汤类那可是非常有兴趣,在加上孟川做的非常好吃,那真的是一吃就停不下来了。

    就在此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年轻男警察拿着一束康乃馨走了进来,康乃馨这种花,一般咱们常见的就是孩子送给母亲的花,不过这种花在医院里也着实受欢迎。

    因为这种花花色鲜艳,香味淡雅,对于放松病人的心情来说,也挺不错的。

    “小张,我来看你了。”

    张怡见到这是一直追求自己的男警察,立刻就放下了碗,语气有点生硬,“吕跃,你怎么来了?”

    吕跃倒是自来熟,也不管别人,先是把花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才说道:“同事之间互相看望,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咦,这是什么味道啊,怎么这么香啊。”

    闻了半天,吕跃才闻到这香味是鸡汤,“小张,你在哪买的鸡汤,怎么这么香啊,下次我也去给你买点。”

    李雅见到张怡对吕跃并不感冒,此时说了句,“这是孟川亲手做的,你在哪都买不到。”

    张怡也附和了声,“对,这是我师父亲手做的,是哪里都买不到的。”

    师父?吕跃此时才注意到了孟川,对于孟川这个人,吕跃好像见过,这不就是昨天一起执行抓捕任务的那个武警大队长么。

    他什么时候成了张怡的师父了?

    对于张怡这个警队一枝花,全队里的单身男青年就没有不喜欢的,但是她平常挺清高,也没有正面回应过什么想法,这就更让队里的男青年们心痒痒了。

    要是能把这朵警花给摘了,那可是够骄傲一辈子的,所以自从张怡来到刑警队后,吕跃就一直围绕在她身边,不过闭门羹吃的不少,现在看来,这个张怡恐怕是心有所属吧。

    不过要是刑警队里的警花被孟川这个武警军官给摘走了,那可真是打了刑警队的脸,不过这只是吕跃一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吕跃此时盯着孟川看个不停,也在犹豫该怎么说,孟川现在是武警大队长,这等级是比较高的,虽然刑警和武警不是一个系统,但平常的合作却是不少,能和孟川直接对话的,怎么也得是刑警队长,副队长都不好使。

    而吕跃就是一个普通的刑警,没有行政编制,那就更谈不上领导这一说了,所以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孟川说话。

    孟川看着吕跃盯着自己瞧了半天,也有点疑惑,这个警察认识自己么?为啥盯着自己看?“同志,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吕跃连忙摆手,“没事,没事,对了,听说这鸡汤是你做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