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们吃饭和军官不一样,军官们在吃饭的时候会闲聊两句,但是战士们基本都不会说话,这是在新兵连里就练出来的,因为食堂有规定,保持肃静,不准大声说话。

    新兵们的纪律性通常是比较差的,往往一说话就管不住嘴了。

    在饭点的时候,班长也要吃饭啊,管理起来麻烦的很,所以一律让战士们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吃完之后出食堂爱咋说咋说。

    所以孟川看着大家都静静的吃饭,也觉得正常,吃完饭后,正准备去洗盘子,孟川说道:“不用洗了,机关食堂有洗碗机,和大食堂不一样,你们把餐盘放在这就行了。”

    因为孟川来的晚,所以他们都吃完之后,孟川还在吃,但是很快,孟川觉得不对劲,汽车班的战士坐的一个比一个直,而且一句话都不说,这就有点奇怪了,咋一个二个都这么严肃。

    孟川小声问道:“咋了,一个二个都不说话,是累了么?累了就早些回去休息。”

    班长摇头道:“报告孟助理员,不累。”

    不对,绝对不对,孟川明明下午的时候和他们还聊的开心呢,咋一吃饭都严肃起来了,还喊起自己孟助理员了,这有点见外了啊。

    直到包厢门打开,部长和参谋长走出了食堂后,汽车班的人才小松了口气。

    孟川看到几人的神情,暗道:“原来自己是狐假虎威了一次啊,怪不得一个比一个严肃。”

    孟川想缓和一下气氛,笑道:“班长同志,你知道刚才首长把我叫过去干啥了么?”

    班长摇头,“不知道啊。”

    “首长把我叫过去问了运输车的事。”

    班长立刻紧张起来,“孟助理员,那你咋说的。”

    “我说的有汽车班的配合,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对了,首长还说了,等完成后,让我写一个稿子,我到时候会把你们的功劳算进去的,只三等功应该捞不到,但是嘉奖啥的肯定没问题。”

    班长欣喜道:“真的么?真的会有嘉奖么?”

    孟川肯定道:“嘉奖绝对没问题,你们放心好了。”

    嘉奖是石科长就可以搞的,而且只是口头嘉奖,也没有物质奖励,石科长绝对不会吝啬的。

    现在的部队,想拿三等功真的太难,能混上一个嘉奖,也算是一种荣誉,而且说实话,这次汽车班的也没出多大的力,就是帮着孟川打个眼,焊个东西,能混上一个嘉奖也很不错了,这一年都过去了,要是连个啥嘉奖荣誉都没获得,来年也没底气。

    战士们想获得功劳,基本都是靠比武,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了,战士们除了训练也没有其它的任务,所以比武就是考核一个战士一年的成绩的。

    基本上团级以上的比武,前三名都可以捞上一个三等功,至于基层连队,一年只有一个三等功名额,除非是新兵做出特大贡献的,三等功才会给新兵,不然基本都给老士官了。

    咋说人家退伍之前得拿上一个三等功,而且能当上士官,各项指标都不差,就算是干到二期士官,也就是中士退伍,那也是干了八年,人家把八年青春都献给了部队,要是连个荣誉都没有,也不合适。

    所以汽车班辅助改装一个运输车,能获得嘉奖就很不错了,汽车班的人也都挺高兴,都说心情影响食欲,这一点都不假,班长又拿起了餐盘,笑道:“机关食堂的饭还真好吃啊,我在吃点。”

    说完就又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