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美美的年夜饭吃完,孟川一家子就开始围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

    看完之后,就开始守夜,守夜是传统习俗,由来就是‘年’这种怪兽会在大年三十晚上出没,人们为了躲避‘年’这种怪兽,不敢睡觉,所以守夜的习俗就来了。

    守夜其实就是熬上一夜,这真的是比较毁身体的,咱们现在都是科学时代了,按时作息的重要性真的是很重要,渐渐人民就规避了这一个习俗,现在有很多人则是在客厅里把灯打开,亮上一晚上,就代表守夜了。

    至于过年放炮仗,那更是禁止随便放的,因为现在的环境因素,加上一些不安全因素,想放炮仗的,必须得到政府指定的地方放,那里还有专门的安全员守着,一旦出现问题了,可以立马处理。

    这样的措施的确是很大程度的规避了很多危险因素,但是与之而来的自然是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不过现在的形式就是这样,新式的过年方式慢慢取代了传统的过年方式,现在是信息时代了,手机里几乎都是有qq,微信等软件,这时候就可以在网上互相拜年,互相红包,所以在网上过新年的气氛越来越高涨了。

    而且现在很多的小孩更是聪明,讨红包的时候都是问长辈要微信红包,因为这样的话,父母就拿不去了,如果给的现金的话,可能没几个小时,就会被父母以给你存着的理由收走。

    孟川家没老人,没小孩,所以看完春节联欢晚会,父母就睡觉去了,孟川则以守岁的缘由,准备好好的看书。

    因为现在鞭炮是在指定地点燃放,所以晚上是不会放的,毕竟那样太影响人睡眠。

    所以孟川晚上的学习环境反而会更好。

    大年初一和家里人好好的待了一天,从大年初二开始,孟川就准时上车里复习,因为大年初二就开始串门了,亲戚是必须要见的,但是吃完饭,家里实在太吵,孟川就只能去车里学习。

    有时候镇子里炮仗声太大的话,孟川就会开着车到没人的地方看书。

    时间匆匆,很快孟川的假期也就过完了,期间孟母没有给孟川提介绍对象这件事,而且孟川早出晚归的,孟母根本也找不到人。

    第二天告别父母,在父母的关心的眼神下,孟川开着段佑的路虎揽胜往省城奔去,因为军校是有寒暑假的,所以孟川的父母也没有太过于挂念,毕竟是上学,用不了多久还是可以见到的。

    孟川去省城先来到了段佑家的大酒店,然后通过酒店的人员联系到了蒋副总,姜副总说段佑已经回部队了,这让孟川很诧异,段佑是少校,探亲假应该比自己长才对,咋这么快就走了,而且还不跟自己说上一声。

    孟川突然想起来,段佑根本没有自己的手机号,想联系也联系不到,算了,反正后面肯定有机会联系,等考完试,自己在给段佑打电话吧,把车还给了蒋副总,孟川就去了车站,买上了去军校的火车票。

    解放军某后勤学院,算是为数不多的军校后勤学院里的楚翘,原因很简单,这所军校隶属于军委训练管理部,而且地理位置是在京城,历届各大总部长都给这所学校题过词,期望甚高。

    踏上京城这片土地,孟川感到一丝丝兴奋,京城这个地方,孟川不是第一次来了,原来高中毕业的时候,孟川的父母带着孟川就来京城旅游过一次,孟川唯一的感觉就是物价昂贵。

    当时住在的一所不算很好的宾馆,一天都要花五百块钱,玩了两天,光住宿费就花了一千块。

    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