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师师长和副师长敲了敲军长办公室的门,军长的脸红肿红肿的,半边嘴肿的老高,说话都不利索,于是摆了摆手让警卫员去把门打开。

    一师师长和楚副师长进来后,喊道:“军长好。”

    军长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小卢,小楚,来坐下。”

    卢师长和楚副师长看到军长的脸变成这样,都忐忑的坐下了,军长的语气很平和,打趣道:“你们的兵很厉害啊,五十米的距离,一鞋就砸我脸上了,连我那些警卫员都没反应过来啊,这么个人只当了炊事兵,真的是屈才了啊。”

    卢师长连忙碰了碰楚副师长,然后站起来说道:“这个小子真是太混了,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我建议直接把这小子送上军事法庭,关上他几年的小黑屋,这娃不好好教育一下,将来怎么得了。”

    楚副师长也连忙附和道:“卢师长说的是,别以为消灭了特种部队,就能为所欲为了,现在敢打军长,那后面是不是连军区司令都敢打呢,一定要好好教育才行。”

    军长刚打算说话,卢师长又连忙说道:“军长,既然这个兵是我的兵,那我就一定好好收拾他,只不过家丑不可外扬,军事法庭咱就不上了,我回头带回师里好好的教育,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军长看着这俩人一唱一和的,笑道:“你俩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脑子里想的是啥,这个兵的确是个人才,而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也很给咱们军长了脸,我此次过去医院不仅仅是看特种兵的样子,还准备把他收到军部来,但是现在不可能了啊,说句不好听的,当着几千人的面打了我的脸,要是我在把他搜罗到军部来,那我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卢师长一听军部不准备要人了,连忙放下心来,笑道:“军长说的是,这个兵太混了,如果放到军部的话,那岂不是要上天了,我这就带他回去好好教育。”

    军长笑道:“小卢啊,人你可以带走,只不过你可得给我管好了,他可是我内定的了,等这次风声松了之后,我就把他调到军部来了,到时候你小子可别不舍得放人啊。”

    “啊,这个混小子,不至于吧,而且就是一个炊事兵,战斗能力差的远了。”卢师长试图打消军长的这个想法。

    军长笑道:“小卢,你说他的战斗能力不行,你能不能把07作战靴扔到五十米外的一个人脸上,这个就先不说了,就单说他想办法制服这二十名特种兵的事情,你还敢说这小子战斗能力不行吗?”

    卢师长也知道这小子能耐不小,于是也就不在多话。

    军长看小卢不说话了,道:“好了,被打脸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但是我这个人有功就要赏,我看这小子只是个中士,应该是大学生兵吧,回头找个技术岗,给升成军官。”

    孟川本来就有大学学历,胜任少尉这个军衔完全没问题,可关键是这升级也太快了,一个月前还是下士,然后跳到中士,现在又要升少尉,这跳级可跳的太快了。

    只不过有军长发话,别说少尉了,就算升到中尉,上尉也没人敢说什么,咋说都是基层干部,没人会顶着一个将军的意思去干的。

    卢师长连忙说道:“军长,你放心好了,我这就去办,本来孟川就是大学生兵,担任个技术岗的军官本来就合情合理,这也符合咱们的规定。”

    嗯,那你们就去提人吧,我就不陪你们去了,对了,要记住,为了防止特种兵来要人,你们可要把那小子藏严实了,那些特种兵是总参直管的,要是真的带人走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