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川听到蓝军旅长问出这个问题,笑了,“结果不是显而易见么,您也说了,活捉你没用,那我的第一目标还用在多说么?”

    蓝军旅长却不这么认为,“如果说袭击电子营失败了,那你的目标还会是我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如果不能摧毁你的指挥部,那活捉你,意义并不大,起码在战略意义上,没有什么大用,最多只算是个噱头。

    可是想进入指挥部,摧毁指挥人员,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孟川刚过去的时候,就能感觉外围有很多暗岗,至于帐篷里面,肯定有玄关之类的检查区,自己如果不是运气好,刚走到帐篷门口,蓝军旅长就出来了,自己现在应该还在想该用什么办法去冲破检查区。

    “旅长同志,其实要我来说,你也不用这么纠结这个问题,什么第一目标、第二目标的,这个都不重要,只要是目标,就都要干掉才行,”

    旅长听到这话,笑了笑,“敷衍的成分太大了,你小子不老实啊。”

    小胖子此时也上了驾驶位,慢慢腾腾的开起了车,幸好这里是戈壁滩式的平地,只要能把住方向盘,那就能开走。小胖子是现役军人,那就不存在能不能把住方向盘这一说,你把的住也得把,把不住也得把,命令必须服从执行。

    这并不是说军人是万能的,而是命令,那就必须要服从。‘服从命令’,这个道理就不多说了。

    旅长虽然被俘虏了,但他想把自己的死亡价值扩到最大化,所以继续问道:“那我能问你一下,你们的队伍为什么要分成两批人,你难道不知道队伍越散,目标越大的这个道理吗?”

    孟川点点头,“道理我都懂,可是人总得会随机应变才行。我去电子营的意义不大,所以就必须要抽离出来才行。”

    “其实要论随即应变的话,您才是老手,我知道你参演至今,一共胜利了三十多次,每次演习,您都能完美的利用现有的装备和地形优势对红方造成强有力的打击。而这次演习中,我也有没搞懂的地方,你派两个营去东西两头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包围红方机步旅吧。”

    这涉及到核心战术,旅长肯定不会说,“这个问题我现在不会回答你,如果你有足够的能耐,那就请你自己去发现。”

    旅长不说这个问题,就能证明这个问题肯定是大问题。

    “小胖子,你能不能联系到合成营?现在蓝军电子营被摧毁了,蓝军对合成营的电子压制也应该没有了吧。”

    小胖子左右看了看车内的布置,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于是回过头,看着旅长,“你这个车不是指挥车啊,连中继台这种东西都没有,步话机也没有,那你开这辆车的目的是啥?只是为了显示您首长的身份?”

    蓝军旅长开这车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方便去各营地指挥,毕竟步战车在营地里开起来不方便。

    旅长也没有直接回小胖子的话,“虽然我们电子营被你们压制了,但是不代表我们就彻底没有了侦查能力,你们开着这辆车出来,应该已经被警卫部队发现了,因为我是从不来坐这车出基地外的。”

    小胖子听到旅长这话,心里一惊,连忙看向孟川,“师父,那咱们该咋办?”

    孟川倒不以为然,“被发现是迟早的事,咱们现在的位置是在蓝军后方,身边两个周围区域内都有他们的部队,这不是作战车辆,行驶在这种大戈壁上太显眼了,用不了多久,自然就会有巡逻车辆把咱们拦下来。”

    “不过咱们也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