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队伍最后一个信徒经过自己面前,雷文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后面有人追来么?”

    “暂时没。”

    默默等待跑最后那个黑蚀教徒把这句话说完,雷文脚尖轻点脚下的软泥,幽灵般来到那教徒的左后方,左手猛地按住了教徒的嘴巴,右手的黑曜之刺闪电般破开毫无防御力的教徒麻衣、刺入他的左后背。

    锋利的刃尖轻巧地避开肩胛骨,像扎破一张纸般刺穿了背上的肌肉,横穿他半个左肺,扎入心脏中。鲜血,仿佛在趁着黑暗逃亡。刹那间,狂涌的鲜血冲进他的肺部,因为身体的剧痛,他剧烈地挣扎着。用不到五秒,他的身体就因失去生命而软倒,他的表情永远定格在那个夹杂了痛苦、迷茫与惊愕的瞬间。

    “背刺攻击成功!伤害×2”

    “命中致死要害!背刺攻击转变为致死攻击!附加额外伤害20点。”

    “目标死亡!获取杀戮经验100点!”

    “黑曜之刺【禁语】特效触发,以刺入部位为中心半径一米内产生5秒沉默效果。”

    雷文没看那些忽闪而过的战斗记录,利刃入体的瞬间,曾经的神级刺客凭经验就知道这家伙死透了。配合黑曜之刺逆天的沉默效果,这个教徒死得无声无息。连带把尸体拖到一边去,前后也只用了十秒不到。

    刺客杀人最快当然是割喉,然后丢下尸体管杀不管埋。

    如果敌方全部加起来只有五、六个人,这样做自然爽快。

    若要连续暗杀一支总体实力超过自己的10人以上队伍,一上手就玩割喉那叫作死。这是半封闭的长廊型密闭空间,割喉导致的放血量,没杀上几个人,只要鼻子还能呼吸的人都能闻到血腥味了。

    【禁语】固然逆天,可禁的只有声音,嗅觉是另一回事。

    依靠着连续背刺和【禁语】,雷文悄无声息地做掉了最后三个人,从这里开始,雷文不再拖走尸体而是就地放下。

    只要有一个人回头,这么多人失踪是无法解释的。

    行动顿时从隐蔽改为效率。

    又是一个捂嘴,右手的黑曜之刺准确无误地从太阳穴扎入,锋利的刃尖一搅就把柔软的大脑搅成浆糊,瞬间毙掉第四个。

    放下尸体,继续扑向第五个,这一个因为他是低着头猛跑,雷文左手的动作不变,右手的匕首则直接插穿下巴,沿着颈椎右边向斜上方插入大脑。

    轻轻把他以前扑的姿势放倒,脚下加速扑向第六个。

    第六个跟雷文比起来还要矮将近两个头,跑步时奇特的步姿导致脑袋会不停晃动,那个圆圆的小脑袋给人一种扎过去会弹刀的感觉。对第六人,无论是背刺还是刺入脑袋都有点不合适。

    这么瘦小的身躯估计强韧豁免也低。雷文选择不用匕首,直接左手捂嘴,右手去捏碎对方的喉咙。

    这是一个冒险,但雷文赌对了。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的儿子还是什么,反正对方的强韧检定不通过,然后雷文的指尖传来喉咙被捏碎的触感。

    第七人或许是负责照顾这小家伙的,听到有点不妥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做出一个准备从右边往后望的动作。

    雷文闪电扑上!

    这一个因为身材和角度的关系,雷文选择左手伸掌猛托对方下巴,同时在高速移动中拔出匕首一捅,穿过喉管刺入下颚直达大脑。

    得手后放下尸体时让他的下颚紧紧抵住颈项,尽可能减少血液的溢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