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艳红色的血光从天边划过,半空中的血云仿佛一块巨大的血豆腐被割了一刀,一块血色的云朵顿时从半空掉了下来,而后在半空化作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向着众人飞来。︾,

    “还我三弟命来,还我三弟命来!”

    那骷髅头一边向着众人飞来,不断张合的口中还能发出凄厉的嚎叫,那巨大的下颌骨一张一合,向着众人咬来。

    “装神弄鬼的手段!”

    在杨君山准备出手抵挡之时,一道凝聚成一抹细长的刀光悍然迎着那骷髅头劈斩了过去,出手之人正是颜忠。

    当真面对一位真人级别的大敌之时,最先摆脱恐惧并敢于向一位真人修士主动出手,还是这位见多识广的潭玺派资深大圆满修士。

    “咣”的一声巨响,这颗被欧阳震林随手以血云凝聚而成的骷髅头被太白金光斩劈中的刹那,居然传来了金铁交鸣之声,一溜的血色光芒闪烁,太白金光斩虽不能斩破骷髅,却也将其劈得倒飞回去。

    “好胆!哈哈,不过本魔便喜欢你们这些挣扎的血食!”

    那一抹在天空之中游走徘徊的血光发出怪异的笑声,光芒再次旋转,七八块血云掉落之后化作骷髅头,从四面八方向着一行人撕咬而来。

    “还不出手,闭目等死吗?”

    颜忠一声大喝,太白金光斩再次将一颗骷髅头劈飞,这一次能够看得清楚,颜忠的一击能够在骷髅头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斩痕,可随即便被四周涌动的血红色雾气填满恢复。

    颜忠话音未落,颜沁曦已经娇喝一声,同样是一道“太白金光斩”飞出,将飞到近前的一颗骷髅头劈得翻了一个跟头。

    宁斌和宁河二人实力相差不大,两人同时出手,也分别将一颗临近的骷髅头击飞。

    杨君平、苏宝章以及修为已经巩固下来的九离三人联手,也勉强能够抵挡住一颗血骷髅头。

    而杨君山则一摇手中的铃铛,飞鸿钟悬空而起,配合着守山灵术在众人四周洒下一面守护光幕,一颗漏过来的血骷髅头撞上光幕之后居然被弹飞,然而在这颗骷髅头所撞的位置却留下了一滩仿佛血迹一般的东西,发出“嗤嗤”的响声,腐蚀着守山灵术的光幕。

    这是魔修惯用的手段,也是最令人恶心的地方,他们所修炼的魔元一旦与其他修士的神通接触,便仿佛跗骨之蛆一般不断的消磨着修士的灵力。

    然而这一次,未等这团血迹腐蚀光幕太久,却见杨君山突然回首一弹,那血迹沾染之处的光幕陡然一震,这团血迹居然被轻易的弹飞,落在地面上的刹那,一片草木尽皆枯萎。

    “咦,居然能弹飞本魔的噬灵魔元,有点意思!”

    杨君山却冷冷一笑,一片元磁灵光将身前一只飞来的血骷髅头刷得摇摇晃晃,而后山君玺从半空呼啸而下,“咚”的一声闷响,整个地面都在晃动,那只血骷髅头甚至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山君玺镇压。

    “没用的,本魔的魔仆是不会被毁灭的。”

    “那可未必!”杨君山伸手一招,山君玺重新缩小至三寸大小落在掌中。

    而在山君玺所砸落的大坑当中,一滩血污正在试图缓缓的收缩重新凝聚成骷髅头,然而却总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这不可能!”

    在天边徘徊的血光落在地面之上,双目青紫一身血衣的欧阳玉林现出身来,指着杨君山道:“小子,你居然敢毁掉本魔的魔仆,找死!”

    欧阳玉林双手向着两侧一拉,一根细长的血线出现在两手之间,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