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早,陈凯之入学,到了方先生的门前,想起昨天记笔记的事。

    陈凯之想了想,觉得这恩师,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又或者是自己昨天的一席话,让他软化了一些吧。

    于是他依旧上门,到了方先生的书斋,执了弟子礼:“学生给先生问安。”

    方先生恰好刚刚收了琴,只冷着脸道:“噢。”

    很疏远的样子。

    “学生告辞了。”陈凯之拱拱手,礼数尽到了就可以。

    方先生突而道:“回来。”

    陈凯之只好道:“不知恩师还有什么吩咐?”

    方先生咬牙切齿的看他:“你听了这么多遍高山流水,难道一丁点感触都没有吗?”

    陈凯之心里想,算了,索性还是交代了吧,这曲子,在这个时代,就是我先吹的。

    他张口欲言。

    方先生却在这个时候摇头,苦笑道:“老夫这是对牛弹琴,罢了,你不必答了,省得难为了你,你要做粗人,这是你的事,强扭的瓜不甜,去吧。”

    呃……那目光,依旧带着比较露骨的鄙夷。

    我特么的招你惹你了?

    陈凯之倒是很洒脱的人,走了。

    只是没出屋之前,耳边萦绕着方先生惋惜与难过的叹息声。

    “高人的琴音,粗人怎会懂,简直是对牛弹琴,反倒可惜这支应天上有的曲子。”

    …………

    今日倒是奇怪,表哥居然没有出现,令陈凯之感到更奇怪的是,今日来上课的,还是方先生。

    这先生到了,却和往日不同,道:“这几日老夫有闲,今日,诸生就以一个时辰为限,写出一篇文章给老夫看看吧。”

    众人一听,都摩拳擦掌起来,这可是一次难得在先生面前表现的机会啊。

    若是文章写得好,这方先生乃是鼎鼎大名的名士,结识的都是士林大儒,若是能蒙受他的推荐,对自己将来的学业大有裨益。

    想到这里,大家便激动了起来,一个个开始搜肠刮肚,有的人忙是铺开了纸,有的人性子慢吞吞的,却还在默想。

    最可怜的就是杨杰和陈凯之了。

    写一篇文章?

    杨杰不会啊,他是来混吃等死的,别的先生考教倒也罢了,反正自己的爹都已经打点好了,可这方先生若是知道自己是个草包,怕是少不得要责骂一通。

    他立即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哀嚎着生不逢时,若是这县学比的是喝花酒什么的,自己倒是有很大的机会。

    瞥了一眼,去看陈凯之,却见陈凯之也皱着眉头,杨杰已对陈凯之刮目相看,本以为陈凯之能将文章倒背如流,一篇文章,肯定是不在话下。

    可见陈凯之也是愁眉不展,却是乐了。

    陈凯之确实有点为难,入学到现在,他的心思都放在背诵四书五经上,做文章……自己还没有真正开始去揣摩,当然,真要写,却也勉强可以写出一点,只是水平嘛……呃……应该会比杨杰强吧。

    可比这个渣渣强有个什么用?

    于是陈凯之提笔,便咬着笔杆子,开始搜肠刮肚,有一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

    想不到凯哥也有栽跟头的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