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但凡是有一丁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了端倪。

    就不说试音了,单说这小子拨弄琴的技法,就完全没有章法,所谓弹琴,有擘、托、抹、挑、勾、剔、打、摘八种技法,针对不同的音域,技法也是不同,可是他呢,拨一下这里,拨一下那里,偏偏还很认真,一脸陶醉和忘我的样子。

    方先生已经后悔了,如果当初没有拜见朱县令,如果没有和朱县令比那一番琴,如果那位前辈高人,恰好没有那高山流水传世,让朱县令钻了空子,如果自己没有答应收徒,如果收的不是陈凯之,如果今日没有来这里……如果……

    没有如果……

    因为此时,已是满堂哄笑。

    “哈哈……”杨同知也跟着笑起来:“陈生员,鼓捣了这么久,可以让我们欣赏你的琴技了吗?”

    有人听到鼓捣二字,忍不住会心一笑,琴是高雅之物,用鼓捣二字,怎么听着像是鼓捣棒槌一样,不雅,俗。

    可是这二字运用之妙,真是恰到好处,令人忍不住喷饭。

    陈凯之一脸窘相:“我说了弹琴不熟,所以得适应一下。”

    噗嗤,有人终于绷不出,将刚喝的一口茶水喷了出来:“陈生员,不急,不急的。”

    “多谢。”陈凯之接着认真试音,心里记下每一个音域,他是很认真的,可不是跟这些人开玩笑。

    好在他记性逆天,所有的音域很快熟记于心,这才松出口气道:“我弹得不好,只是恰好作了一个曲儿,还请大家不要见笑。”

    陈凯之真的不想拿前世的东西来装逼,可是事关到自己前途,自己弹琴的水平肯定不高,要过关,只能在曲上做功夫了。

    听了他的话,方先生喉头一甜,口里便涌出一股血腥味。

    不要脸啊。

    丢人就丢人现眼,可你还作什么曲啊,你没学会走路,然后张开手臂,你还要飞?

    朱县令的脸,已经开始发青了。

    想想其实也挺郁闷的,为这么个现世的生员争得面红耳赤的,结果……

    杨同知大笑,差一点笑岔了气,忙说:“好,好,都依你。”

    其他人也都笑,相互对视,不好直接讽刺,毕竟朱县令还坐在这里呢,只是方才气氛还紧张,剑拔弩张,谁晓得,现在竟成了一个笑话,今儿这事,放到了外头去,足够自己跟亲朋好友吹个一年半载了。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他闭上眼,仿佛要沉醉在自己的琴音之中,手指轻轻一拨弄……

    叮……

    不忍卒睹,方先生一口血要喷出来,这是左弦段的开音,理应是用勾,而不是用拨,下乘,下乘,丢人了啊。他捂住自己的眼睛,心里重重叹口气,不忍去看。

    叮……

    又是一个重音。

    叮……

    每一下,节奏都加快了一些。

    可是许多人,已经不以为然了。

    可笑,琴音,讲究的是婉转,可这一个音域的重音缓缓吟出,哪里有半分琴音之美。

    陈凯之已经开始陶醉其中了,手指的拨弄加快,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越来越快,节奏如潮。

    只专门以一音域,顿时如鼓声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