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都头生无可恋的带着一干差役,犹豫再三,方才拿着签令去向赵王府。

    这左右都是死。

    如果他不去赵王府抓人,那陈凯之岂不是会治他的罪,所以眼下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也只好选择抓人了。

    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赵王府邸。

    这赵王府占地极大,不只有赵王殿下的诸多殿宇,除此之外,还有专门的苑林,这赵王殿下有门客上千,俱都住在苑林之中,受赵王的供奉。

    赵王能有此贤明,也和他大肆招揽这些门客有关系,这些门客,十之**,都是地方上有些影响的人物,交友广泛,或是在苑林中修养,或是出门为赵王奔走。

    不管哪一个人身份都不一般哪,不是他这个小人物可以得罪起的。

    吴都头站在赵王府邸口,双眸四周看去。

    深深的看着这巍峨的高墙,越过高墙,便是重重的殿宇,心里却是苦笑,不得已之下,命人先去拍门。

    随即,一个门子趾高气昂的出来,宰相门前七品官,而这赵王,可比宰相要吃香多了,便是寻常的官员来拜访,见了门房也都是低声下气,此时竟见是七八个皂衣差役来,更是斜着眼看人了,一副冷傲的扬起下巴,神情淡然的问道。

    “做什么?”

    “小……小人……”吴都头战战兢兢道:“小人奉命,拿着拘牌和签令来捉拿钦犯**实……”

    话一出口,吴都头就后悔了。

    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索性回家收拾了行礼,逃之夭夭,无论是去北燕也好,去西凉也罢,也不该来此,这是作死。

    门房一听,顿时大惊失色,他万万想不到,有人如此大胆,而附近巡守的护卫已是觉得异常,走了过来,门房便朝护卫低声说了什么,便匆匆进了府。

    过不多时,便有一穿着绸子的中年人出来,这是赵王府的主事杨昌。

    别看杨昌只是个主事,可在这洛阳城,却有杨千岁之名。

    这可是赵王府啊,赵王的儿子,乃是万岁,而赵王,在大家心目中,至少也该是九千岁,在这里做主事的人,接洽不知多少官员,那些赵王门客的给养,也是由他负责,可以说,此人乃是赵王心腹中的心腹,便是寻常的尚书、侍郎,和他也是平起平坐,若是再低下一些的官员,不给他行礼,杨昌多半还要黑下脸来。

    他可是朝廷很多人巴结的对象,现在这吴都头竟是带着人来抓罪犯,碰到杨昌,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这吴都头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估计得被杨昌羞辱一顿了。

    杨昌听到了消息,心里已是大怒。

    这是耻辱,是耻辱啊。

    京兆府算什么东西,就算是府尹来,自己教他跪下,他就不敢站着。

    这倒是好,一个区区的都头,居然敢带着人来赵王府了。

    他疾步出来,一看到了吴都头,便阴沉着一张脸,厉声道:“拘牌拿来。”

    吴都头躬着身,小心翼翼的递上,整个人站都站不稳,双腿有些发软。

    “要拘**实?”

    吴都头不敢抬头,点头哈腰道:“是,是……小人也是……”

    “有这个人。”杨昌死死的盯着他,目光里透着冷意。

    他必须承认有这个人,或者说,他压根就不屑于去否认。

    这就是赵王府,赵王府根本不容有差役登门,否则,就是丢人现眼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