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剑,横斩过去。

    藤原三寿下意识的举起手臂来挡,这学剑锋利无比,顿时,藤原三寿发出哀嚎,小臂竟是生生截为两段,森森的白骨露出来,鲜血如溪水倾注,滚滚而下,一时鲜血弥漫四周,格外刺鼻。

    藤原三寿的脸刷得一下苍白如纸,哀嚎声已是直破云霄,他气愤的瞪着陈凯之,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你……”

    陈凯之却朝他不屑的笑了起来。

    羽林卫们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想抢上来救人,此时却一个个身子僵住,全惊住了。

    羽林卫虽是个个威武雄壮,可大多数,毕竟没有经历过什么真正的大阵仗,而今见了血,一个个也噤若寒蝉起来,若说一开始,他们还是忌惮于陈凯之的身份,毕竟站在自己眼前的乃是摄政王,乃是大陈在庙堂上仅存的宗室,可现在……

    他们竟不敢去看陈凯之,不敢去看那张狰狞的脸,更不敢去迎接那杀人的眸子。

    现在的陈凯之犹如凶猛的野兽,很是吓人。

    许多人下意识的碎步后退,虽是舞着刀剑,一副作势要抢上去的样子,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没人敢上去跟陈凯之真的拼命。

    可怜这藤原三寿,小臂上骨头已被斩断,却还留着一层皮,于是小半截小臂诡异的吊在手上,他嚎声如雷,疼得冷汗直流,口里含糊不清大叫:“我……皇太子……皇太子……”

    也许因为疼痛,他的语气竟是不连贯,完全像是快要断气的人一样。

    陈凯之面对藤原三寿的威胁,他并不害怕,而是步步向前,目中更是杀机毕露,藤原三寿此刻如见了鬼似得,步步后退,鲜血染出了一条血路。

    陈凯之凝视着藤原三寿,凌厉的目光犹如刀一般的剜向他的心,旋即陈凯之嘴角轻轻一勾,笑了起来。

    “皇太子……藤原三寿,时至今日,你还敢自称皇太子,你不觉得自己胆大包天嘛。”

    陈凯之道出藤原三寿的名字,这令藤原三寿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想到陈凯之可以叫出他的名字,不过此时,剧烈的疼痛令他几乎昏厥过去。

    他瞪着陈凯之,愤怒的吼出声。

    “我乃皇太子,你这是谋反,诛杀九族。”后头的话,便又含糊不清起来,显然,是倭语。

    倒不是藤原三寿糊涂,而在于,人在极大的恐惧之下,不自禁的反应罢了。

    陈凯之手持利刃:“谋反又如何?”

    这五个字自他口里出来,他似乎颇为享受藤原三寿最后的挣扎。

    “你们教会了我一件事。”陈凯之徐徐道:“你们如此的不择手段,竟也可以差一些便可以成大事,这令我明白,这个世上,对付你们这些不择手段,厚颜无耻之人,便要比你们更加不择手段!”

    陈凯之不屑的看着他,嘴边露出冷笑。

    “此时,你一定后悔了吧,后悔来了中土,后悔与那chanG妇狼狈为奸,可是……已经迟了,我现在杀了你,接着,所有密谋此事之人,都将生不如死,这只是开始,还包括了山东外海的倭贼,我陈凯之一个都不会留!”

    陈凯之说罢,又是欺身上前一步。

    藤原三寿哆嗦着,身如筛糠,他步步后退,可严重失血之下,整个人已毫无气力,他从未想到,只这一步之遥,最终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他突的,对眼前这个男人生出了无以伦比的恐惧之心,看着眼前这疯狂的人,他说出的每一句话,无论别人相信不相信,可藤原三寿竟是深信不疑,他打了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