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户道:“那儿虽有几个妻妾在,可其父母都不在堂,对外宣称是已经故去了,可在他的关中老家,却并没有他父母下葬的记录,不只如此,他在苏杭并没有子女。”

    这意思还不够明显的吗?

    陈凯之点点头道:“如此看来,十之**,就是他了!事不宜迟,动手……拿人!”

    这千户行了个军礼,便匆匆而去。

    这一切,并不突然。

    因为千户在来禀报之前,便有大量的锦衣卫力士待命,这也是为了保密方面的考量,随着陈凯之的一声号令,在熙熙攘攘的四海坊,一处叫万盛商行的地方,突然,一声刺耳的竹哨响起,只在刹那之间,这万盛商行的前门和后院,突然的,一行人便已提刀冲了进去。

    那门前的伙计刚要大喊,却已有几柄明晃晃的钢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紧接着,呼啦啦的人蜂拥的登楼,用不了多久,整个万盛商行便被控制了下来。

    在一阵吵杂声过后,这里的一切,又都归于了平静。

    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

    只方才瞬间发生的一丝混乱,在这嘈杂的四海坊里,似乎也难有人注意。

    采取如此迅速突破的方式,也是锦衣卫很早谋划的结果。

    四海坊不比别处,与其夜里强攻,反而动静大,容易惊扰到附近的街坊和商户,可光天化日之下,寻常人根本就没有意识,而且周围人声嘈杂,反而成了最好得掩护。

    到了两个时辰之后,陈凯之便坐着车抵达了这里。

    这里如陈凯之所料想的一样,没有任何的异样,等他步入了万盛商户,便见这里一切如故,伙计和掌柜也都有,不过陈凯之却知道,这些所谓的伙计和掌柜,早就被锦衣卫所替换了。

    陈凯之进来这里后,便直接快步登上了三楼,在这里,只见一个肥胖的人正被血迹斑斑的白布塞着口,口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浑身已是衣衫褴褛,十分狼狈。

    显然,在这两个时辰里,锦衣卫已经对他用了刑,以至于他那花白的肉自已从撕破的衣衫里显露了出来,绽露出触目惊心的累累伤痕。

    他瞳孔不断地放大,接着又收缩,一见有人来,口里立即发出呜呜的声音,几个力士死死的控制住他,个个卷起了袖子,见陈凯之进来,方才收敛了一些。

    那千户快步上前,恭谨地拜倒道:“陛下,这便是江海。”

    有人给陈凯之搬来了椅子,陈凯之坐下。

    这个时候得陈凯之,心里是有些诧异得,其实看着这个叫江海的人,他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如此看似平庸的胖子,竟也是汪洋大盗。

    他深深地盯着眼前这个浑身狼狈得胖子,沉默了很久才道:“将他口里的布团取出来。”

    有人依命而行,口里染血的布团一取出,这胖子顿时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好在他显然是聪明人,并没有大声嚷嚷。

    等他缓过了气,方才道:“陛下,草民是本分的商贾,小人……从未做过什么作奸犯科之事,济北这儿,一向善待商人,与民无犯,陛下,请陛下做主啊。”

    只听他这番话,便知道此人是个极精明之人。

    他虽是此前受到了酷刑,而且现在已遭致灭顶之灾,可很显然得,他却依旧还保持着理智和冷静,他见到千户称呼陈凯之为陛下,目中竟没有太多的诧异,而是很快的便意识到陈凯之的身份,叫屈时,说出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