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哪,这次要借你老姐这个地方办点事情。wWW。Qb⑸、COM\”二狠子见屋内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开口说道:“一会儿老大可能还会来,别嫌麻烦啊!”

    强嘎子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说道:“二哥,您这是说哪里话,自家兄弟还这么见外?这位是——”

    “对,对,自家兄弟不应该这样客气。”二狠子吐出个烟圈,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还记得前些日子在国民饭店,老大宴请秋野先生的事情吗?”

    “想起来了,这位是,是秋野先生的保镖石井先生。”强嘎子猛一拍手,冲日本人点了点头,给二人倒上杯茶,回忆着说道:“老大想在日租界开间赌场,好不容易秋野先生赏脸赴宴,可惜呀,那次宴请被一群学生的示威游行给搅和了。”

    “反对日本天皇的,高喊反日口号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石井瞪着眼睛,用很别扭的汉语说道。

    “没错。”二狠子阴沉下脸,不忿地说道:“如果赌场开起来,定是咱兄弟二人在那里坐镇,那可是日进斗金的买卖呀!老大也因为这事大发肝火,现在终于有机会出口气了。说不定,还能让秋野先生高兴,把赌场顺利开起来。”

    强嘎子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道:“二哥,你说的是什么机会?”

    嘿嘿,二狠子咧嘴坏笑了两声,说道:“那天的示威游行,一个女学生在前面闹得最欢,喊得最响,你还记得吧?”

    “记得,那小妞长得还挺好看呢!”强嘎子咧嘴笑了笑,似乎猜出了些眉目,试探着问道:“难道,你把她给——”

    “没错,我和石井先生带人把她给绑了,人现在就在院子里。”二狠子用力掐灭了烟头,说道:“这小妞的家就住在法租界,要不是怕出租界时遇到巡捕或者法国宪兵,我也不会把人带到这里。”

    强嘎子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笑着伸出大拇指晃了晃,说道:“还是二哥厉害,不声不响就把事情办了,这下秋野先生肯定满意,老大也会高兴。以后赌场开起来,还请二哥多照应兄弟。”

    “哈哈哈哈,自家兄弟,那没得说。”二狠子也认为这是自己的得意之作,不禁笑容满面地说道:“我已经让人去通知老大了,三弟,你说老大会不会来这里?”

    强嘎子也不敢确定,但却不想说扫兴话,他笑容满面地恭维道:“肯定来,说不定还得带着秋野先生呢,看看那个坏咱们好事的小妞的下场,多解气呀!”

    二狠子越发高兴,信口开河地自我夸赞起来,“绑人可真不容易,我是不睡不吃,连着跟了那小妞好几天,把她的情况摸个倍熟儿,老三,你猜,她的小名叫什么,说出来乐死人,她的小名叫妞妞,哈哈……”

    “哈哈,有意思,小妞叫妞妞,真他妈×的有意思。石井先生,请吃些点心。”强嘎子陪着笑,凑着趣,招呼着二狠子和石井。

    雪片密密地飘着,象织成了一面白网,人在其中,只能听见那种飘忽模糊、无从称呼的磨擦声息,嗯,说是声息,倒不如说是感觉,不如说是微尘的交错活动充塞了天空,又遮盖了大地。

    黄历和赵仲华踩着积雪,咯吱咯吱地来到了谢宅门前,抬头望着大门上头的铜牌,黄历抹了把脸,轻轻点了点头,伸手敲响了院门。

    他们两个开车连夜赶到了天津,在南市巡长何发喜的帮助下,很快便找到了那个拍花老头的亲戚家,不用报警,三个人连唬带吓,便把妞妞的去向弄明白了。这是一件令人振奋的好事,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谢宅在法租界里,那里有自己的巡捕和法律。

    但是黄历和赵仲华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