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文媚的出现并没有影响林飘飘的情绪,她知道她和冷睿阳之间,再没有关系,她没有追究过去两年来,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她信他,一如既往的,那种信任是很强烈的。

    以前的冷睿阳,不是曾经说过,如果她被别人碰了,他就再也不会要她了吗?可是,她和皇甫彦澈生活了两年,这两年里,他不知道她与皇甫彦澈是否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他却还是要她了,还是那样不顾一切的回到她的身边,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爱情已经变成了真正的灵魂,不在是肤浅的只存在**需要。

    傍晚六点的时候,冷家的人除了冷欣的儿子未到场之外,全来了,冷唯宸也回来了,这是他两年来,少有出现在这样热闹的环境里,林飘飘见到了他的父母,两年来,这对夫妇明显苍老憔悴了许多,餐桌上,他们的目光看着儿子,显得那样的无力,反而为了照顾儿子的情绪,在谈笑间,表现得神情自然


    这次的家庭聚会的主题,就是欢迎林飘飘母女的回归,其间,自然少不得被两个长兄嫂提到了婚事的问题,林飘飘羞得不敢发表意见,她偷瞟冷睿阳,发现他也正温柔带笑的看着她,两个人在餐桌上媚来眼去,让她红着脸吃完了饭。

    所有人都在讨论着结婚的黄道吉日,林飘飘也只能由着他们在争着选着日子,她专心喂着怀里的小女娃,冷不丁的,林飘飘的目光看见冷天佑握着筷子低头趴饭的脸,那张小脸面无表情,在她看他的时候,他带着明显的恨意冷冷的瞪了过来,林飘飘的内心一惊,他在生气吧!

    在冷睿阳的目光射过来的时候,林飘飘便引导着他望向冷天佑,示意让他做点什么安慰他,冷睿阳神色沉静的看着儿子,今天下午柳文媚来过的事情,他已经知道,再结合儿子这样的表情,他内心的不由愤怒起来,这个女人竟然利用他和林飘飘的感情,来离间他们的父子之亲。

    婚事在选了几个日子之后,最后决定权握在冷睿阳的手中,他没有立即决定下来,但却已经明确表示婚礼就订在下个月。

    吃过晚饭,众人聚在客厅里聊天,林飘飘抱着已经睡着的囡囡上楼,在上楼的时候,她看见冷睿阳带着冷天佑出了大厅,走向了花园的方向,她不由叹了一声,她不是没想到,柳文媚那么恨他们在一起,冷天佑就是她手中的武器,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个女人怎么忍心这样利用儿子呢?她这样做,又能得到什么?也许她的报负有了快感,但她却没顾及到冷天佑与冷睿阳之间的父子关系。

    林飘飘放睡了囡囡几分钟便下楼了,在下楼之际冷天佑沉着脸上楼,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的目光冰冷而厌恶的盯了一眼,林飘飘的内心深切的感受到了他的敌意,她内心有些无力,已经做为了一个母亲,林飘飘的思想已经成熟而包容,她没有怪他会生出这样的情绪,囡囡的出现,很明显抢走了冷睿阳的关爱和目光。

    可必竟囡囡和他不是同父同母的兄妹,他会忌妒,那是很正常的。

    林飘飘看见冷睿阳脸色有些不悦的迈进来,目光之中的责备意味很明显,林飘飘走过去伸手握住他的手臂,安慰道,“给他点时间吧!”

    冷睿阳刚才和冷天佑谈话,冷天佑却是摆出了沉默姿态,听而不闻,这让冷睿阳无端的生出了恼火,便训了他几句,却不想,把这场谈话的本意推向了反方向了。

    冷天佑上了楼,狠狠的甩上了房门,他握紧了小小的拳头,感觉到一股怒火的奔腾,刚才父亲的训话,父亲和那个女人的亲密,还有他对那个小女孩的宠爱,这让他明显感觉自已成了外人,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而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