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市,是一座有名的古城,这里整座城市散发着自然的气息,行走在这里,让人心情平静,忘乎所以。

    此时,在寒风之中,这里的游客依然很多,热闹的古玩街道上,人挤着人,小贩的吆喝,游客的笑声,天空的暖阳,琳琅满目的古玩,多样的小吃,走在这里,无比的轻松自在。

    在一座买玉的摊子前,一道纤细的身影细心的挑选着,桃红色的羽绒服,深色牛仔裤,干净的帆布鞋,披散着及腰的长发,头上绑着古城里流行的花头巾,在斑点的大围巾下,露出半张清秀绝伦的小脸,她挑完了玉,朝老板道,“我要一个这个。”

    “小姐,是送给男朋友吗?”老板欣喜的收过钱,笑问道,心底惊叹这小姑娘长得真是水灵标致。

    “呵,不是,送给我自已的。”女孩弯眉一笑,笑眼里潋滟迷人。

    拿好玉,林飘飘放进包里,拢了拢围巾,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在这座城市里呆了一个星期了,日子过得很快,心情也十分好,在十八岁的时候,她就想这样一次旅游,可惜那时候总被这事那事担搁着,她就放弃了,没想到一转眼就六年过去了,如今,孑然一身轻,她想过过自已清闲的日子。

    在这里,她早上跟着自行车队骑车十公里回来,寻找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找个地方游玩,晚上就在这条热闹的古街掏宝,过着精打细算,却别样开心的日子。

    也许心情得到了自由,脑子放空了,才会不去触碰心底的那些人和事,也许压抑在久,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认识她,她才会别样的放松,只是她心底一直有件事情想不通,这七天来,冷睿阳没有打过她的电话,仅有的几个电话是冷唯宸打来的,他在电话那端很轻松的跟她讲,他离婚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林飘飘惊愕不已,但想想,又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迟与早,只是时间问题。

    她有时候会想,林思曼也很悲哀,当初硬要嫁给冷唯宸,也许用了某种激烈的手段得到了这段婚姻,却事与愿违,落得这样的结局,她也想过,林思曼不是那么轻易就离婚的一方,肯定冷唯宸也同样施实了计谋吧!

    冷睿阳没打电话来,林飘飘说不上悲伤,也没有想像中失望,她一直按慰着这样很好。

    “算命,算命,不准不要钱…不准不要钱…”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只一只眼泛白的老头朝过往的客人招揽生意,有些人驻足观看,有些人见他这样有些害怕,林飘飘看着却觉得可怜,她不由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放进去,哪知道那老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林飘飘吓了一跳,那老人立即温和道,“小姐,算个命吧!不准不要钱。”

    林飘飘怔了一下,见他那混烛的目光盯着自已,她想到今天反正也没事闲逛,倒不如就算算,她忙道,“好吧!老伯。”

    老人放开她的手,寻问道,“把小姐的生辰八字报给我吧!”

    林飘飘也只是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并没有想过他能算准自已的命运,但她还是将自已的出生时间准确的报给他,只见老人立即拿出一本本子在快速的画着什么,接着,又喃喃自语,掐手算着,看着挺神秘的


    林飘飘不由好奇的看着他摆在摊上的东西,有些符纸,古镜钟表什么的,就在她好奇老人在写什么时,老人开始说了,“小姐,你的命格中带了刹星,早年失了一位亲人,但是,好在你的命格不错,是好命的人啊!”

    林飘飘的心不由一痛,想不到老人竟然一语中的,她苦笑一声,“这算什么好命啊!”

    算命老先生摇摇头,推了推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