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离进入脑海虚空,全身心进入,然后聚神符从大圆镜后面缓缓飘出,在空中浮现出来,硕大的金字在虚空中闪现,宛如一颗星辰。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聚神符一现,脑海虚空顿时出现一丝丝一缕缕的白线,飘飘洒洒如下起了小雨。

    他再次在脑海观想出六个金色字符。

    聚神符一多,白线越密集的涌进脑海虚空,像是从毛毛小雨变成了细雨。

    六个金色的聚神符开始旋转,越转越快,最终形成一个金圈。

    随着金圈出现,细雨变成了大雨,倾盆而下的大雨。

    这些大雨浇到一金刚三佛一魔他们身上,他们迅凝实,比起一片片莲花的效果更强几倍,楚离能清晰感受到它们的变化。

    他们一凝实,其各自修为也在精进,诸经与诸法皆远胜从前。

    随着大雨淋下,脑海虚空也在不停的扩大,无穷无垠,越深邃高远。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精神盎然,宛如饱睡一场,周围一切说不出的清晰动人,而且大圆镜智已然能够施展,瞬间看到自己仅在一楼的空地上,周围是一幅幅壁画,正是至善和尚所见。

    孙明月好奇的看着他。

    楚离的目光与她相触,孙明月叹道:“这又是什么秘术?”

    楚离笑道:“无意中得到的一个小术而已,没想到管用。”

    先前的幻阵并非纯粹的虚幻,而是一些灵魂,在这座塔内被保存下来,却便宜了他,他能感受到自己大圆镜智没继续扩大观照范围,却看得更深两分。

    毕竟仅是一层塔内的灵魂,并不算多。

    孙明月摇头道:“若非你这个小术,咱们真逃不掉。”

    楚离点头。

    在他们这阵法下,大日如来不动经能够护住自己与她,却没办法破阵,天星洞虚术又不能用,拖下去一定成为人家的鱼肉。

    孙明月道:“依我看,还是离开为好,这座塔委实诡秘。”

    楚离道:“既然来了,看看再说。”

    “……好吧。”孙明月没再多劝。

    两人起身打量着周围的壁画。

    画上是一幅一幅的生死轮回图,从一个胎儿到出生,再成长,再衰老,最终死亡。

    这样的壁画并不稀奇,画技也并非高明到何等程度,清晰宛然,但这些壁画上缭绕着一股奇异气息,当孙明月观看此画时,自己仿佛化为了画上之人,遵循着画上的生活轨迹活了一回,最终死去。

    孙明月忽然轻哼一声,睁开眼睛。

    她刚才恍恍惚惚如大梦一场,在最后死亡时,几乎真要死去,心神皆要沉沦下去时,忽然灵光一闪,骤然清醒过来,长舒一口气。

    她真以为自己死去。

    楚离平静的看着这些壁画,天星洞虚术在迅流转,推衍着这些壁画的奥妙所在。

    这与他们先前所见的幻阵截然不同,更加精微奥妙,却并不伤人,否则孙明月也不会放心的观瞧,早就心有所感而避开。

    孙明月的魂魄力量不如自己却远胜常人,否则也不能直接看破人心,观看了这壁画马上陷入幻境,从幻境出来后不仅没受伤反而大为有益。

    如此阵法可谓精妙绝伦。

    他没受阵法影响,因为他死过数次,对生死毫不敏感。

    孙明月眸子闪动着异样光华,叹息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